這是我一位朋友幫我寫的辭呈
老實說
事情發展至今
從六天前我發狂到想自殺
到現在看這封信竟然只覺得開心
跟他說我的讀後感
他的回覆是:

就是跟過去告別啊
我想罵他應該沒鳥用吧
跟自己告別
也讓他反省
維持風度
才不要當那個花系列
可憐兮兮的原配
只會欺負小老婆的原配
我們是不會像大老婆俱樂部一樣把他弄得慘兮兮啦
但是要教他懂得作人的道理
真的愛上別人了
堂堂正正的來找你談
跟你道歉
我還尊敬他一點

致現在仍在外遊蕩的王先生:

人生真的很曲折,半年前的我還是個幸福的小女人,有兒有女,有一直呵護我的你,有一個小而溫馨的家。

說真的,即使現在你的心已經不再為我柔軟,我還是要謝謝你曾經為我作過的一切。

你曾經對我呵護倍至百般叮嚀,看到現在你對別人的溫柔,我的心愀然回憶起相伴10多年的種種。

結婚三年終於懷了兒子時,你對我無微不至的照顧,每晚起身幫我按摩抽筋不適的小腿,讓我心甘情願地為你再次忍受懷孕的不適,經歷剖腹生產的痛苦,忍受產後身材變型的不安,只為了回報你對我的似水柔情。

我們曾經多麼快樂,終於買下只屬於我們的小窩,兒子出生時第一眼看到他,兒子第一次喊爸爸,兒子的第一步……………。

因為愛你,我拖著我娘一同全力照顧兒子,讓你可以自由的享受你的興趣-不論是潛水或是上山。即使因為這樣,我跟我娘的假日完全泡湯,卻導致讓你的情感有了別的出口。

你上了一天班回來,筋疲力盡,覺得你有權利享受一下自我的空間時間,有權利跟別人交心忘卻生活上的瑣事跟小孩的吵鬧。

但是,別忘了做妻子的我也上了一天班,也覺得筋疲力盡。為什麼我就必須挑起另一個全天候的「份內」的工作?為什麼我就永遠沒有「下班」的時候?我也想要悠閒的喘口氣喝口茶,維持我優雅的容貌,跟別人講講風花雪月。親愛的,你知不知道,我所作的一切,實在是因為我愛你─愛你熟睡時如嬰兒的眉眼,愛當年我們在一起的浪漫,愛你是我將白頭共老的人─所以服侍你,包容你的任性,放縱你想飛的衝動,安靜地在家照顧著我們的一雙寶貝。如果你把我當作一個和你平等的、純粹而完整的「人」看待,你或許會滿懷感激的感謝我的奉獻和包容。或許你會對你現在的行為有一絲絲的愧疚。

可是,你的心玩野了,所以我無論做什麼,都是「份」內的事。從你迷上你那潛水學生以來,我在你面前,只能戴上「妻子」「母親」「你媽媽不喜歡的媳婦」的模子,連看書、淋雨、唸詩、到河邊散步、幻想,都變成「份」外的事了……

甚至,你那前世情人的超級可愛小公主的成長,都不再是你目光追尋的目標了。我跟我們的小王子小公主竟然變成了你的重擔、你追求快樂的絆腳石、你想要躲去你那避風港好遺忘的不堪。

這畢竟是怎麼回事呢?難道作為你的妻子跟孩子的母親的同時,我不能也是一個自尊自主的「人」,得到我該有的尊重?難道兩個無邪的孩子跟父親要求父愛不是天經地義?

說的更明白一點,親愛的,你能不能了解,我為你所作的一切──洗衣、帶小孩,留守在家中─都不是我身為妻子母親的「義務」,而是身為愛人的「權利」?一切都只為了愛?!

這半年來我覺得自己信仰的一切好像完全被否定了,好像聲嘶力竭的扮演一個角色,而台下一片噓聲;好像做任何事情,都是我份內的責任,這個「份」,就是妻子、母親。而你,像長不大的孩子,拼命在向所有人控訴我妨礙了你。

我累了,所以我想要拾回自己身為可愛女人該享有的驕傲與尊重。我想要一個感激的眼神,我也想要孩子不要活在得不到關愛的不安中。

我對你仍舊有期待,大人的感情或許會被生活磨損因而變質,但是希望你靜下心來,擔起你這輩子都不該躲開的身為父親的責任。

我將辭演我們兩女一男的肥皂劇,將你送給她,認真且不受干擾地主演我自己的人生,如你一般追尋一份可以放鬆無壓力的愛情。這10多年來你對我的好,還是說聲謝謝了!

祝你現在的新愛情,真能如你自己所說的,放鬆無壓力地持續一輩子。

創作者介紹

我在,故我思!我思,故我寫!

妖精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