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幸福呢?道理我都懂,幸福心中尋。
以前,我確定我很幸福!一些很小的事情,就可以讓我覺得很幸福。
晾衣服就很幸福了!晾著孩子的小衣服,覺得我是個幸福的媽媽!晾著他的內衣褲,覺得好幸福,這是我愛的丈夫。
他總是肩頸痠痛,所以只要我願意幫他推拿,他會對我撒嬌。捏到他的痛處,就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愛他的人!當他舒服到睡著而流口水,我就會覺得好驕傲!好幸福!
將孩子們哄睡後,半夜醒來,看著身邊沉沉睡著的"三王",就覺得好幸福!
當兒子學步時,搖搖晃晃地向我走來,他在一旁拍下照片,然後在電腦前整理相片。看著他坐在電腦前的背影,就覺得好幸福!
當肚子裡懷的老二,醫生宣布一切健康且確定是女兒,跟他兩人狂喜地在醫生面前歡呼了起來,好幸福!我有愛我的丈夫、有健康的兒子、又有了健康的女兒!人生若此,夫復何求?
他要學潛水、要外出過夜潛水,人在異地用手機對兒子殷殷叮嚀著要聽媽媽的話,幫忙照顧妹妹。聽著我叨絮這一天兒女做了些什麼,幸福感自心中油然而生!

誰可以告訴我,哪個環節出了差錯,我們這個幸福的一家四口要走到這個地步?多少人有缺陷,少兒少女少健康,甚或債臺高築。我們一家四口,健康、有兒、有女、均聰慧,家中經濟不於匱乏。是什麼道理,一定要這樣製造個重大缺陷?

這個星期一起,他忽然不再對我們惡形惡狀。雖然星期一因前晚的爭執,他拒接電話,帶著女兒在外遊盪到11點才回到家,可是回來後,沒有凶狠的眼神,只是自顧自地洗澡後,主動回主臥睡在他那灑了緣粉的枕頭上。
星期二,他9:15就帶著女兒回到家。沒有爭執,但是坐在電腦前用MSN跟非IP的某位人士一直聊著天,且不避諱我的在場。甚至我去催他睡覺,也是無表情地回答著他會自己有分寸,要我先休息。然後,快一點時,也主動回主臥睡在他那灑了緣粉的枕頭上。甚至不再背對著我,讓我一轉頭就會看見他沉睡的臉。即使在他開口希望我隔天幫他接女兒回家,因為他每週三晚上都有課,趕不及九點到保母家,而我回答是:「你認為我會相信嗎?」時,他也只是默默不語。
星期三,他10點前到家。然後,主動喚子女們過去,幫他們兩剪指甲。這些過去會讓我感到幸福的小細節,在此時此刻,卻只讓我有著:「他到底在盤算著什麼?」的驚悚感。忍不住詢問出口,卻又是再一次的爭執。
這次的爭執中,他堅持著,他從未說過什麼「我無法把兩個孩子跟你切割,因為他們身上留著你一半的血」、「你財產要對半分,還要把監護權留給我,這麼苛刻的條件,我死都不會簽字,就讓我們四個人一輩子痛苦地綁在一起綁到死吧!」之類的話。甚至還堅持,他認定我的盤算就是要把他的錢全部挖光後,將孩子留給他,讓兩個孩子跟他一起活不下去!我自始自終,對財產的要求就是全部拿走!恍然間,我突然有種神智錯亂的感覺!如果他現在說的是事實,那麼過去每一天刻畫在我心中的傷痕,那些血淋淋的惡毒字句,全是我的妄想?我每一天所受的傷,都是靠著這個BLOG讓我抒發出來,讓傷痛有個宣洩的出口。那麼,寫在這裡的一切,如果全是事實,就代表他現在要嘛就是睜眼說瞎話,要嘛就是他有雙重人格!

今天下午在辦公室時,沒有預警地,一種深刻的被背叛的傷痛感,突然排山倒海地向我襲來!明明盯著電腦在趕一份重要的報告,心就是那麼地揪在那裏!表面上我還是在趕著報告,可是心情就是痛到無法呼吸。為什麼?為什麼他要背叛我們的婚姻?為什麼我要面對這樣的傷痛?為什麼我不能放縱自己躲開這一切?不要工作、不要照顧小孩、不要回家面對離婚的現實?就一個人躲起來,去北海道流浪也罷,靜靜地不受干擾地舔舐我的傷口。我不要在這裡拼命盤算著下一步該怎麼走、不要在這裡拼命計算著離婚協議書該怎麼寫、不要在這裡努力地維持表面平靜、不要在這裡堅強起來錄音蒐證好確保離婚官司勝算更高!我就是受傷了,我就是傷得很重。我就是這麼脆弱,我想逃開這一切,不要再這麼強迫自己堅強面對!我甚至想,我要不要哀求他回來,讓我們能夠再度恢復成幸福的一家四口?然後,讓我再度被拒絕所傷害?
在這傷痛感還沒退去時,去幼稚園接兒子,兒子一上車就告訴我:「媽媽,我好想死!」我傻了!問他為什麼想死,他回答是妹妹每天煩他,讓他很生氣。跟他解釋死了就再也看不到也聽不到了,假設現在是媽媽死了,他找不到也無法跟媽媽說話,會不會很傷心?所以他死了,媽媽也會很傷心看不到他。他就回答:「那我們兩個可以一起死ㄚ。媽媽,你去死好了。死了以後,你就可以在天上一個人很開心地生活,爸爸就再也欺負不到你了。這樣不是很好嗎?」
我啞口無言!努力忍住即將氾濫的淚水,才勉強吐出:「可是媽媽在天上會想你啊,所以還是開心不起來。因為在也抱不到你了。」他閉嘴,不再跟我談這生死話題。我也無力再談。

這種情形下,我是不是很沒用?我竟然馬上打電話尋求他的協助,跟他說,兒子跟我直嚷著要死,我談不下去了,需要他的幫忙。請他盡速回家,幫忙開導兒子。他語氣溫柔地告訴我,他會盡快回家,還建議我先找老師問問,今天在學校是否談論了什麼。到家後,我再三打去中斷他的會議,跟他詢問回家時刻,他也完全沒有不耐的語氣。這樣的對待,我該有幸福感的。為何?為何我如此恐懼?

要到什麼時候,我才能真正走出這次的傷害?看過王瑞琪的「終於學會愛自己」那本書,看到婚姻專家花了兩年多,還未曾完全走出婚變的傷害。告訴我,要到哪時,我才能真正快樂起來?此刻,看著過去讓我幸福無比的女兒熟睡臉龐,卻只剩垂淚的衝動。倒推IP開始纏著他的時間點,竟只能心痛地發現:我的小美女,從一出生就沒了父愛!

衣櫃裡的幸福鞋啊,能否告訴我,我的幸福感,何時會再重現?

後記:
他九點多帶著已熟睡的妹妹與自己的晚餐回家。我讓他安靜地吃完晚餐後,10點多拉他進房。因為,我很清楚,兒子的問題起源自我們。所以,我從我下午的心痛開始說起,讓他明白我的心痛,是怎樣影響了兒子。好讓他明白,該怎麼回答或是處理兒子的問題。他從頭到尾,就冷冷地站在那裡看我止不住的淚水伴著心痛的低訴。我甚至說出,下午曾想過要不要哀求他回來的話,好讓這個家不要這樣莫名奇妙地瓦解。所得到的回應,依然是那張面無表情的臉,無動於衷地看著我滿佈淚水的臉。其實,我很明白,這樣的"狼人"早已鐵石心腸。再多的呼喚,都無法打動。只是,當我看著那些前輩們的經驗談。已經唸到大學的女兒、已經是高中生的兒子,在面對爸爸的突然外遇時,都無法接受,而出現種種異常行為。那我這才五歲未滿的兒子,何其無辜,要面對這樣的摧殘,還要保持正常?
求他,不是求他回來,而是求他別再摧殘自己骨肉的心靈。而他,依然無動於衷!依然不再給孩子精神支援!
看著無辜的兒子,我知道,只有我真正快樂起來,他才能恢復正常!但,面對著他們,我卻怎樣也止不住自己的心痛。
創作者介紹

我在,故我思!我思,故我寫!

妖精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Karen
  • 看到你這樣覺得實在是心疼<br />
    我瞭解你不是愛算計的人<br />
    或許在我們見不得你受欺負 <br />
    跟你自己也見不得自己受欺負下<br />
    所以你想作什麼 我們一直在想辦法要幫你<br />
    聽一聽你的心 每天找一點時間 <br />
    我們想一些別的方式先讓你把情緒發洩完<br />
    我希望你一點一點開始<br />
    一天比一天好<br />
    先讓你自己快樂點<br />
    再想一想 下一步要怎麼作<br />
    <br />
    <br />
  • 芭可
  • 既然已經走到這裡了,何必因為他的言行舉止讓自己再次受傷,跌入讓自己以為是自己幻想的問題。<br />
    <br />
    我女兒也跟我說過她想死、想要離家出走(才五歲半而以 ..Orz),為的是爸爸偶爾對她的管教與限制(每次她一講,我也會心痛,就慢慢開導她~)。  小孩子還很小,感覺與想法都很直接,喜惡也很明顯,也許在這個時候的你,可能沒有辦法應付這樣的對話,也許你會受到兒子童言童語的影響,心情激動。千萬要記得,你的背後還有父母、朋友可以讓你依靠。不滿的情緒一點一點的宣洩,堅強的心要一點一滴的累積。<br />
    <br />
    「我記憶裡的童話 已經慢慢的溶化 愛不是這樣<br />
    而你偷走我的時間 曾說過的誓言 你還在乎嗎<br />
    我不想孤單的坐在回憶裡逞強 時間回不到最開始的地方<br />
    只想這樣吹著風 慢慢順時針遺忘<br />
    <br />
    我一個人應該可以 <u>想起愛過之前原來的自己<br />
    </u>或許那樣的天真我已經回不去<br />
    也許我懂得寂寞比相愛容易<br />
    ......<br />
    等到明天繼續放晴 幾乎忘記下過了雨<br />
    愛在心底留的簽名 總會慢慢退去」<br />
    <br />
    真的希望你早點走出來..<br />
    <br />
    <br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