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他心思開始往外發展以來,可憐的四歲半的兒子,被迫要一夕成熟,去當個小大人照顧自己、照顧小他三歲的妹妹,還要去安慰心碎的媽媽。真的很對不起小小年紀的兒子。好想狠狠地喚醒那個不負責任的爸爸,讓他知道自己的不當行為有多傷害無辜的兒子。那個宣稱自己是"受害的第三者",妳這樣將人家爸爸"拐"出門過夜,竟然完全不會良心不安。看見我兒子時,還可以露出厭惡的表情!這樣,叫我怎能放心將監護權留給他呢? 某天,接兒子回家的路上,兒子很認真地說:「媽媽,我想到一個好辦法了。等等我回家以後,放一張我畫的畫在地板上。等爸爸回家後,他會不小心踩到畫,然後就會跌倒,然後看見我的畫,他就會想起來他以前有多喜歡媽媽,就會忘記去找壞阿姨。」我茫然地開著車說:「這樣為什麼會讓爸爸想起來他以前有多喜歡媽媽呢?」兒子認真地回答:「那我現在才念幼稚園嘛,這已經是我能想出來的最好的辦法了。要不然你等我上小學,那時候我一定可以想一個更好的辦法來。妳再耐心地等等我喔!」

前幾天晚上,兒子鬧著不肯睡。因為我的手傷還沒痊癒,喚他進房來拍拍兒子的背哄他睡覺。他也不知怎麼了,拍得用力了些,嚇得兒子嚎啕大哭。他不耐煩地吼兒子:「有什麼好哭的,你難道不知道我最討厭人家哭了?」我心煩地幫兒子說話:「請不要說這種這半年來失常的話!兩年前,你可是最捨不得我們難過的好爸爸!現在對著五歲未滿的小男生說這種話,只是會讓人想起你是怎麼哄那個外遇!」他不回嘴,也放輕拍背的力道。兒子就在這種詭譎的氣氛下垂淚睡著。

一個多月前,主臥的天花板上來了一隻不知名的蟲子。天天躺在床上,都會看見那隻蟲子又換地方"棲息"了。前兩天晚上,跟兒子兩人躺在床上聊天。我問兒子:「媽媽好難過爸爸不愛我了,你要怎麼安慰我呢?」
兒子回答:「我覺得爸爸愛不愛我們,一點也不重要ㄚ。反正爸爸不愛我們,再也不回家,我們還是四家一口ㄚ。就你、我、妹妹跟天花板上那隻蟲蟲。反正爸爸不愛我,拍我拍得那麼用力,我看見他還不如看見蟲蟲。蟲蟲還可以讓我開心,爸爸不能。」
我只能安慰著兒子:「不會阿,爸爸還肯拍拍你的背、抱抱妹妹,哄你們兩睡覺。可是都不哄媽媽了。表示爸爸還是愛你們的ㄚ。」

今天晚上帶他回家的路上,因為趕不及看Dora,他氣到跟我頂嘴。我火大之下,吼他:「我這樣花時間花力氣花錢養你,養大了來跟我頂嘴做什麼?你這樣跟你爸爸有什麼兩樣!對你爸爸好了這麼多年,結果你爸這樣回報我;養你養了五年,你這樣惹我生氣!」
他更生氣地回嘴:「你如果沒有生下我,只有你跟爸爸兩個人,你會很無聊的!就是要很多家人才會有聊。沒有我,你們只有兩家人,你會很無聊很無聊的!」
創作者介紹

我在,故我思!我思,故我寫!

妖精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Teresa
  • <p>你的兒子怎麼那麼可愛啦! 好想抱在懷裏哄他哦. 他對爸爸這樣說話, 不知爸爸會不會覺得很窩心?</p>
  • 芭可
  • 『溪水旁協會理事長蔣海瓊表示,<strong>家的定義不在於家中成員的角色是否齊全、人口的多寡,而在於家中有愛,就是一個完整的家</strong>。』<br />
                               ~引自聯合新聞網【記者邵冰如/台北報導】<br />
    <br />
    給大家參考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