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明白知道,只要請律師遞出訴狀,這一切就可以有個結束。保證離得成、保證可以分得到錢、保證可以拿到監護權、還保證可以拿到月費。可是,一直拖著不請律師寫訴狀,所為何來?
因為,不忍當那個結束婚姻的劊子手?
球,本來在我手上。揮拍將球打出,這場球局就結束了。對他依然深愛,是我最大的致命傷!
週五(5/18)晚上,他回家時,大包小包的禮物,當中竟然還有一瓶韓國的可口可樂!他還特別交代兒子,裡面的可樂喝完後,空瓶子要給媽媽──這是每回出國的慣例,要帶一瓶當地的可口可樂鋁罐給我當收藏品!

他就像是車禍腦死的遺體,手腳還在那裡抽蓄著。深愛著他的我,看著那還在抽蓄的手腳,怎樣也無法讓法醫開出死亡證明單!

他說了個故事:
國王有個非常喜歡的花瓶不慎被打破了,所以國王找來全國手藝最佳的工匠,要求該工匠修復那個花瓶。工匠接下這個艱鉅的任務,只向國王要求:三年,三年之內,不得過問進度!三年後,工匠真的將花瓶修好了,還給國王一個完好無缺且一模一樣的花瓶。國王很開心地賞賜了工匠,讓工匠回家去。工匠回家後,有天,工匠的小孫子打開了工匠嚴格禁止家人碰觸的袋子,才發現袋子內裝的是當初被打破的花瓶。這才知道,原來工匠是複製了一個花瓶,而非修復原來的花瓶。

我以為,他的意思是,他需要我不聞不問靜靜等上許久,等他的心回到這個家。然而,他卻是說,所以他要離開。離開後,也許才能真正知道要不要修花瓶!所以,他要離婚,並且離開這個家。

不談情,那就談錢吧!我這麼回答他。他也允諾,會在這一天(5/20)內,將他願意給的數字開出。然後,說是要回公司加班,又再度離開家門。

我難過地告訴他,當初他外遇後,他家人是怎麼打擊我的。就因為是我主動提離婚的,他姊姊就指責我:當有一天我們的孩子問,為何他不能同時看見爸爸與媽媽,總是只有某幾天才看得到爸爸,某幾天才看得見媽媽?這樣的罪過,該我來背!因為是我提出離婚的!現在,同樣的話,送回去給你!是你決定要離開的,是你決定讓孩子們不能同時看見爸爸與媽媽!這樣的結局,是因為你莫名奇妙地弄了個心靈伴侶,又莫名奇妙地變心不愛我了,所以才會讓我們幸福的花瓶破碎若此!

晚上快10點才返抵家門,一回家就開始哄孩子們睡覺。我強迫自己不言不語地攤在床上,不去提醒他履行諾言──將他願意給的數字開出。聽著他對孩子的軟言安慰,怎麼樣也無法想像,他決定離開孩子們。

今天(5/21)早上,發了個mail給他:
我用盡一切方法向你告白
除了口說,甚至,昨晚你回家後,我強迫自己不動不說,不去提醒你實踐自己的諾言──昨天內給數字。以悶聲不吭作為另一種告白
 
如果你不接受我的告白,請在中午前打開附件將數字填入。
日後要搬家,請趁孩子不在家的上班時間請假回家將東西搬走。
 
如果你接受我的告白,請殺掉這封e-mail,並於今晚回家時,主動給我個擁吻

問題是:
如果他既不回信也不給擁吻,我該如何是好??


5/21下午兩點後記:
沒回信耶!這是代表什麼呢?

5/21下午五點多後記:
嗯~~~他回數字了!
他給數字了。他給的數字,比我上法庭訴訟可以拿到的數字還多。在給數字之餘,他也回了一封長長的信。

K說,她覺得他
很友善了。分成這樣(1+2+1),有機會改善關係的。───就像黃義交跟鄭春榕?分手後的家人?可以有難相挺但是不能無話不談?(而他與IP,可以無話不談,但是有難不相挺??)

K勸我別一下子想太多,要是他覺得是自己的錯,把這個家搞成這樣父不父、夫不夫、妻不妻的,今天就不會有這樣的結果。現在,他是在理直氣壯的情境下發的善心。至少,有善心總是好的開始。現在我們彼此將對方當敵人,講話怎會好聽?

罷了,就這樣吧!要找紅包袋包錢給見證人了。
創作者介紹

我在,故我思!我思,故我寫!

妖精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公證人
  • 不行的,離婚協議書公證後就定期給付贍養費或子女扶養費訂有可以逕受強制執行條款,其生效的前提條件是離婚登記生效,所以若是以離婚登記為前提條件的離婚協議書公證,一定要先經登記.反之,若夫妻間不離婚,卻約定給付一定金額之金錢,並經過公證可逕受強制執行,則若違反付款約定時,因為沒有離婚登記作為前提要件,則違約時可以強制執行,省去訴訟的困擾.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