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承認自己遇人不淑,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尤其是,長達十年以上,他的表現一直如此『卓越』!乍然在去年九月發現他與IP過從甚密到超乎常理,其實完全無法接受他的「辯解」,只是一直在自我麻痺。等到今年三月,終於目睹他跟IP那些親密的MSN紀錄、以及他這兩年來對IP所發出的那些主動關心的e-mail,再也無法自我欺騙下去。然後,現在面對他的指責──怪我去找出那些『證據』,讓他無法再『悠遊』於畸戀與家庭束縛間。其實,他有多想留在這個家裡當植物人?一點也不想吧?!要想,年初就不會用那些可怕的眼神看著孩子們與我。現在,他是抱持什麼樣的心態,每天『戴』上和藹可親的爸爸的帽子面對兩個孩子?別問我為何會去懷疑他現在的『好』行為都是表象,實在是他三不五時,還是可以讓人感覺到他並非多以孩子為重。隨便什麼事情,都比孩子還重要。可以從我們三人身邊逃開的任何藉口,他都歡迎!

上週日,他說想回公司加班。我反問:「有那麼緊急的事情一定要假日回去處理?你不覺得我們之間的問題更緊急?」他給的答案,其實可以想像的到;「當然沒有什麼事情非假日回去處理不可,只是,公司的事情,處理了就有成果可以看到。」

一直以來,我都抱持著這樣的心態在面對他:父母終將老去、子女也終將成立自己的家庭離開遠去、朋友兄弟姐妹,也都各自有自己的人生要過。這輩子,只有這個伴侶會與自己攜手偕老。最重視的,也該是這個伴侶。工作上的成就,都不是自己的。我談成一筆大生意也罷、完成一份重要的評估報告也罷,那都是老闆賺到。真正屬於自己的成就,是看著孩子一天天長大、是自己身心健康、是與攜手共度人生的伴侶共度的每一晨昏。這麼多年來,也是這麼對他傾訴著。所以,聽到他這麼說,只覺得更加寒心──道不同,不相為謀。我當初選錯伴侶了。兩人根本不同心。

因為他是在潛水社團結識IP的,為了防堵他與IP更進一步也罷,為了了解他與IP過去發生了什麼事情也罷,我都必須去打攪他社團的教練夫妻倆。昨晚,打去教練老婆手機要約見面的時間,順口託她提醒教練,萬一IP真的拿著我們簽好字的離婚協議書去找教練要求復權的話,請社長千萬別答應。因為,離婚是登記才生效。沒登記,根本不算數。到時,萬一IP復了權,他又反悔不辦登記給錢,那就白白便宜了IP。結果,夫人就直接把電話轉給教練,讓我跟教練談了快一個小時。

這麼多年來,其實我一直知道,他是個非常會做表面功夫的人。每當我們之間有爭執,我自己的家人朋友,經常都是挺他而不是我。我也總是跟大家這麼回嘴:「我就是這樣直來直往,不懂得轉彎啦!誰哪像他這麼會做表面工夫?」我也一直知道,他是個心機深沉、可以說謊而臉不紅氣不喘的人。只是,他真的待我太好了,好到我一直忽略這些警訊。多年來,他不知道跟我說過多少次,我這樣不懂防人沒心機,早晚被賣死!他一直自豪於自己心機重,而瞧不起我的沒心機。更加自豪於娶了這麼『白目』的老婆,讓他可以吃得死死的,想做什麼壞事都不會被發現。而我,也總是笑笑地回:我呢,疑人不嫁,嫁人不疑!你儘管吃我吃得死死的沒關係,哄得我開心就好。反正,以過去多年來的經驗,我發現我這種人,就是天公疼憨人。你要真做什麼壞事,自然莫名奇妙就會被我發現!有本事,你就想辦法瞞我瞞到我死,都別讓我發現。但是呢,老天一定會在不經意的時候,讓你被我發現的!」

因為他這麼會做表面工夫,所有週遭的人,全都給他相當高的評價──至少,多年以來,我有聽到的都是這樣。不管是他前公司的主管、同事、部署、高中死黨,甚至我自己的同學,每個人都跟我所想像的一樣,大家都認為他是個忠厚老實值得信任的認真好男人。直到昨晚,我都還對教練感到抱歉。如果我沒去對教練談這些家務事,教練不會損失這麼個好幫手。結果,昨晚聽到教練說著他這幾年來對我老公的觀察心得──教練在IP加入社團前,本來一直在觀察著我老公,看看是否能將社團託付給他。直到IP加入社團後,我老公推薦IP成為社團幹部。在IP做出許多違反團規的行為時,我老公卻護著她;兩人過從甚密到不避瓜田李下的嫌疑,卻一直以『師徒情誼』來當煙霧彈當世人是瞎眼白痴;加上我老公確實有些行為讓人無法放心……越來越確定當初對我老公的遲疑是對的。──聽著聽著,我越來越無法壓抑住自己多年來對他的深層恐懼──他並不是真的好人!他並不是真的那麼值得託付終身!他只是一直在做著表面功夫!我真的愛錯人了!

我很鴕鳥的!花了這麼多年在忽視自己的深層恐懼,就算他們兩在印度當著我的面異常親密,我也花了快半年的時間自我催眠:他跟IP什麼也沒有。如果可以,真的會忍不住怨他:既然他的聰明才智與深沉心機已經將我蒙在鼓裏十幾年了,為何不就這麼瞞我一輩子?就算真的被我發現了什麼證據,我這麼好騙,為何不繼續矇騙下去?為何不再繼續將聰明才智用在我身上?不是乾脆閉嘴不回應我的質疑,要不就是睜眼說那些連白痴都能拆穿的瞎話(~~就是指著Scanner說是遙控器之類的瞎話!)

搞成這樣,我再白痴再多會自我欺騙,都無法再對他的話、甚至是寫下來的白紙黑字深信不疑了。從拆穿他跟IPMSN記錄以來,他每回出門,說會哪時回來,從未準時回來過;他每回答應會打電話回來,也從未打過電話;總是選擇IP周日下午回到新竹後的時段要求要回公司加班,而不是IP回家後不在新竹的週六;明明自己就把存摺印鑑都『藏』出這個『家』,還眼睜睜地對我說:「忘了放哪了,反正在這個家裡,有空花時間找就有了。」然後開始裝忙,巴著電腦瀏覽中時新聞也不找找自己的存摺。那麼,我該相信他什麼?我還能『挽回』什麼?

其實,去懷疑人,嚴重違反我的本性!更何況去懷疑自己還深愛著的枕邊人!所以,今天早上寫了這個e-mail給他,背後真正的意義是可悲的:
嗯,昨晚太累了,沒把話說清楚,好像引起你誤會了。
我說:「下週一上午不用請假了。」不是說我反悔了。
是因為,你那筆贍養費要到11/M才付清,而你在登記生效後就要搬出去。
到時,如果找不到你或是怎樣,會很麻煩。
因此,登記日我改訂在你全額付清後才去登記。
每月的扶養費,也明定登記生效後才開始支付,而不是以簽字日為準。
加上我們之間太多錯縱複雜的財務關係(車子、保險...)要分清,無法在這一個星期內解決。

因為離婚是以登記為準,$拿到了沒離還是算婚後共同財產,對你也沒損失。
這樣,誰也不佔誰便宜。

而他,回了這樣的e-mail。雖然早在意料之內,卻也還是忍不住感到心灰意冷:
我應該從沒說過登記生效後就要搬出去。->你只有說過你會呆到這學期結束
你還是認為我會一走了之?
你還是認為我會完全棄他們兩個不顧?
就算我真的不住這裡,哪天他們半夜要送急診,你認為我會不會來?
甚至即使他們哭著要我抓抓睡覺,你認為我會不會出現?
-->那你要搬走幹麻??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們兩哪天睡覺不用哄的??
你已經對他們兩不告而別太多次了,也已經失聯太多次了。
所以當你離開不在時,他們兩也只會爭著黏剩下沒跑的我
早已不敢跟我要爸爸了!
到11/M,只是我希望少些損失,難道你認為我要耍賴、落跑?
-->不是!我又沒急著要錢。想拖到幾年後我都無所謂!
更何況你要真的耍賴落跑,我也早做好心理準備了。
只是,你存摺也"失蹤"了、登入密碼也改了、每回只要離開電腦就馬上關掉瀏覽畫面且刪除所有瀏覽記錄、甚至還總是用"離線"狀態登入MSN,以確保其他人不會發現你們倆在連絡。
你對我防成這樣,你認為我該如何自保?
房子保人我都沒要求立刻換了,車子、保險算什麼。
財務關係,大項的已經確定了,其他都不是問題。真要分清楚,那小到一個杯子不也是錢。
還是一樣,大家都累了,登記好才有機會用建設性的方式處理其他細節,走下一步路。
如果非得累到給了錢之後你才相信,那還是搬出我的老話,那我只好讓損失發生來解決它。
-->就是因為已經累了,所以我完全同意你的條件。連討價還價都懶!
我也不急著拿到錢。也不是說拿到錢才相信什麼。
我只知道,當你日復一日都對我說話不算話以後,我早已成驚弓之鳥。
你答應會從急診室打電話回來讓我安心也沒打、你說會在晚上10點多到家,結果沒有一次在你說的最後期限的最後一秒鐘出現

再說什麼你做過的事,在你看來都算是惡言相向吧?不再說什麼了。只是,你要有機會用建設性的方式處理其他細節、走下一步路,我們把字簽一簽就可以了。想哪時簽字,說一聲,DT跟Karen,甚至Ann,都願意馬上配合。
我都不急著拿錢了,你急著請假辦登記幹麻?
更何況,不登記,對你也比較有保障不是嬤??

好累!力氣花在這種人身上,就當是要減肥吧!讓我對他的心情,如同我的體重一般,一點一滴地回到認識他之初的狀態吧!

回到當初他所說的帽子理論。現在的他,才是真正的他。而過去已戴了多年帽子的他,已然厭倦戴帽子了。我所愛的,是他的帽子?還是現在真正的他?拿掉帽子後,我還愛他嗎?我對我當初那堅定的愛意開始感到疑惑了。雖然還是很肯定,今天的我,因為依然深愛,絕對不樂見他有什麼現世報發生。(意思就是說,我很樂見IP馬上有悲慘的現世報!因為我根本就對她沒正面的感情嘛!)

看看他的回信。試離婚?別急著做決定?
我只覺得,他急著拿到離婚結果,好讓他心愛的IP,可以在這個潛水季內,向教練申請復權,回到社團參加潛水。

創作者介紹

我在,故我思!我思,故我寫!

妖精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jean
  • 親愛的<br />
    妳是受傷太深亂了方寸<br />
    他是尚在暈船神志不清<br />
    兩個都不正常的人能做出什麼正確的決定<br />
    我懷疑<br />
    試離婚無非是讓你們都能靜下來體會一下<br />
    這樣做是不是最好的決定<br />
    看來他還想幫孩子抓背<br />
    還想在需要的時刻照顧孩子<br />
    有一天真讓他自由自在<br />
    妳以為他真的就能消遙快活<br />
    別忘了那兩個孩子姓王<br />
    血濃於水<br />
    他不會好受的<br />
    我一點也不同情他<br />
    因為我根本不認識他<br />
    但是  再給這個家一次機會吧<br />
    <br />
    <br />
    <br />
  • jean
  • 妳說的都沒錯<br />
    但要學習理直氣柔<br />
    已經是破鏡不能再要求他的完整<br />
    <br />
    妳說的很好<br />
    錢付清再登記<br />
    銀貨兩訖天經地義<br />
    發球權交給他由他決定吧<br />
    如果一個做爸爸的可以不要孩子<br />
    甚至無恥到讓自己的骨肉改姓<br />
    這種爸爸趁早讓他離開<br />
    索性孩子還小<br />
    看是不是叫他好人做到底<br />
    別看孩子啦<br />
    免得離婚後輪到小孩不斷受傷害<br />
    每看一次等於告訴孩子<br />
    爸爸不要我們了<br />
    真是情何以堪<br />
    反正他還年輕<br />
    再生兩三個應當不成問題<br />
    (IP似乎年紀大了點?)<br />
    他若是不知懸崖勒馬<br />
    恐怕這輩子都睡不安穩囉<br />
    我看妳還是有空找我聊聊吧<br />
    <br />
    <br />
    <br />
    <br />
    <br />
    <br />
  • jean
  • 妳還是像小時候一樣可愛直率<br />
    人會隨著年齡而老練成熟<br />
    最高境界是罵人不帶髒字<br />
    殺人不用刀<br />
    哈哈<br />
    <br />
    言歸正傳<br />
    其實現階段妳要照顧好自己身體<br />
    我就是在那長達13年的婚姻當中<br />
    把自己的健康給賣了<br />
    半年內爆瘦11公斤<br />
    造成免疫系統失調<br />
    後來甲狀腺低下不說<br />
    腦部還有腫瘤<br />
    能不能看著自己最愛的女兒長大成人<br />
    都是個問號<br />
    妳每天傷心流淚<br />
    傷肝傷肺<br />
    孩子怎會快樂健康<br />
    橫豎最壞的打算妳都考慮清楚了<br />
    ㄧ切就順其自然<br />
    我的座右銘 : 吃虧就是占便宜<br />
    套句某人的話 : 妳要節哀順變啊<br />
    <br />
    <br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