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作自受吧?

明知吃冰會讓我那個星期痛的要死,這趟北海道,還是吃了好幾支霜淇淋。果然,6/24下午痛死了!

6/20晚上回國,我比他早到家。

我很努力地練習了很久,才在晚上10點多,他帶著孩子們回來時,面帶微笑輕鬆地對他說:「我回來了!」而他,就還是那付屎面,不豫地將頭轉開,不回應地縮回他的書房,不理我也不理孩子們。

6/21、22,都很晚才回家,回家也是那付屎面不理我。但是,孩子很明顯地開始黏他了。也好,剛好讓我多休息。然而,我在療我的傷痛時,還是很清楚地感覺到,他比我出國前,更痛苦了。甚至,生活在一起這麼多年,這是第一次發現他會做惡夢、會說夢話!半夜被他的夢話驚醒,雖然語焉不詳,但是聽的出來他很痛苦,他在指摘『某人』別再苦苦相逼了。

6/23那天,兒子要上學,我們倆都不用上班。但是,因為出去太多天,早該交卷的績效評核報告連動筆都還沒,所以我回公司加班寫報告,留他在家中照顧女兒。報告在下午一點多終於寫好了,就把離婚協議書印好一式三份,再跟Karen以及DT約見面,請他們兩簽好名,附上我的祭文,一整疊A4紙疊整齊,放在他電腦桌上。

當晚,我看到我們簽好名的離婚協議書散落一地,還有孩子塗鴉的痕跡,幾乎氣瘋了。我以為是他不想簽,所以丟給兒子當圖畫紙,就對著他大吼大叫。他的回應是:「怎樣,你的手又癢了是嗎?」發誓過不再打人,我氣到只能一把抓下他的眼鏡,將眼鏡搗毀。兒子嚇哭了,跳到我身上抱著我拼命喊著:「你們兩個別又打架了,媽媽,妳進房間去,我秀秀妳!別吵了!」我只能一手抱著兒子,一手抓著眼鏡不還他,吼著:「我的婚姻跟愛情都毀了,救不回來了,這隻小眼鏡有什麼好救的?」就將眼鏡毀了丟垃圾筒,抱著兒子牽著女兒進房間了。

之後,孩子們又都哄不睡。因為孩子頂我:「爸爸就沒睡!我要爸爸抓抓睡覺」我走出來叫他幫忙哄,他動也不動。我該是氣瘋了,也或許該承認他對我的指責-歇斯底里吧?MC快來也有關係吧?我不斷地吼他,叫他要像樣:「睡覺的地方就是房間,別讓孩子學你一樣到處亂睡,這麼隨便!」、「在我的房子裡,就是要有規矩!你要這麼隨便、不像樣、沒規矩,你就給我快快簽字後滾出去,別在我孩子面前做壞榜樣!」罵到後來,他終於帶著孩子進臥房。我轉身進廁所刷牙,其實,是強迫自己抽身照鏡子。我知道,罵著他的我,一定很面目可憎。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好醜陋!我好討厭這樣的自己!

當晚,孩子們睡著後,他轉身出房間睡在客廳的沙發上。到了早上8點,孩子們起床後,他已經不知去向了。我call他,他接手機,但是不回話,也不回答任何問題。走出房門,看到兒子去拿他電腦桌上的紙張。我問兒子:「誰說你可以拿這裡的紙來畫畫的?」兒子嚇到了,連忙說:「對不起,沒有,我自己拿的!」我再追問後才明白,我誤會他了。心中的感覺非常複雜,只好先開車帶著孩子們去台北看我媽媽,稍後再說。

從台北回家的路上,我又再度call他。他接了,但是還是口氣很差。問他在哪,他說他在一個沒有人罵沒有人打的地方。這讓我再度抓狂,又開始不斷地攻擊他,罵他沒擔當、敢做不敢當、犯錯不敢負責任。

回到家中,兩個孩子都睡著了。我撐著最後的力氣將兩個孩子輪流抱上樓。結果兒子照睡不誤,女兒卻醒了,開始玩了起來。突然,我肚子開始痛了起來,到最後竟痛到冷汗直流。只好再次打電話給他,告訴他我肚子痛,請他回來照顧睡醒了的孩子。他本來不吭聲,我再催一次,問他我還要再撐多久後,他才回答10分鐘。在他回到家前,肚子痛加上情緒不穩,我抱著肚子跪在床緣哭了起來。

他到家後,抱起女兒對著縮在床緣的我吼:「你要我滾就滾,叫我回來就回來。現在我回來了,你想談什麼?你不是說沒得談了嗎?那還要談什麼?錢也給你了,小孩也送你林家了,將來你是不是像現在需要人照顧小孩時,就把我當免費的佣人呼來喚去?什麼都照你的要求,我算什麼?」

我真的好累了,這樣地彼此攻擊。我滿面淚痕地直起身來面對他,他往後縮:「不要再有任何肢體暴力了!」
我一把抱住他的頭,放聲痛哭了起來:

「為什麼?你以為我不知道你也很痛苦嗎?這樣子到底是為了什麼?

我都可以告訴我自己,其實,我一直是你的墊檔。我好喜歡好喜歡你,不管你喜不喜歡我,對我好不好。從畢旅以來,我就知道我好喜歡你。那是因為你有著許多美好的特質,所以讓人喜歡。當初知道你對我沒有男女之情,所以我決定跟你中斷連絡,免得我忍不住去喜歡你,進而造成你的困擾。後來你會跟我開始談戀愛,也是因為我威脅你,如果不當男女朋友,我連朋友都不當了。所以你去問秀華時,秀華給你的建議是:『反正你也沒談過戀愛,你又這麼喜歡這個好朋友,喜歡到捨不得失去,那你為何不試著跟他談談戀愛?』所以,你才試試看。

我可以告訴自己,你不愛我了。我甚至可以說服自己,其實你從未愛過我。這麼多年來,我只是在你沒遇見真命天女下,試著談戀愛的墊檔。現在你終於發現試驗失敗了、終於找到真命天女了。可是,你為什麼要變?其他那些美好的特質,為何因此而消失?我無法說服自己,當初我所喜歡所愛的那個好人,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你要不要我拿你兩年前的照片讓你看看,這兩年你的改變有多大?當初我所喜歡的那些特質,都到哪去了?真要分手,為什麼不能讓整件事情簡單到,其實就是,你發現你不愛我,所以我們要離婚了。為什麼要有這麼多醜陋、不堪的成分夾雜在裡面?你再問我幾百次,希望什麼,我的答案都會是:我多希望你從未遇到她,多希望她不存在在這個世界上!但是,她就是在!所以讓你發現到試驗失敗了,讓你決定離開我。

那也沒關係,不愛了,就不愛吧!在結婚前我也說過了,我無法接受沒有愛情的婚姻。所以,為什麼你不肯在第一時間就把話說清楚,跟我做個了斷?為什麼你要變成這種樣子?所有令人喜愛的特質不復存在?我多希望就算是離婚,我也可以送走那個我所喜歡的你,就像當年放棄對我沒意思的你一樣。我可以告訴孩子們:『你們的爸爸是個很棒的人喔。媽媽很喜歡他,我們是因為爸爸不愛媽媽了,所以才分開的。可是爸爸還是很愛你們,媽媽還是很喜歡他這個很棒的人。只是,媽媽也沒辦法去綁住不喜歡媽媽的爸爸,所以才放手,也不跟爸爸連絡,這樣才不會變成惹人厭的媽媽。』

為什麼你要這樣糟蹋你自己?當初那個笑起來好靦腆、認真負責、習慣去照顧週遭的好人去哪了?你知道你變得多糟糕了嗎?為什麼我不可以去放棄一個我很喜歡的人?為什麼我要因為你不再美好了所以才放棄你?為什麼我不能夠好好地對你說:『謝謝你多年來的照顧』,然後握手道別?而要這樣彼此攻擊、彼此仇視?你為何要去做那些我當初好喜歡的你絕對不會做的事情,讓我心目中美好的你,一再被踐踏?

其實,我一直都知道的。在我努力撫平自己的傷痛時,我一直看見你有多痛苦。你認為我看見你在痛苦時,我的心態是幸災樂禍嗎?活該,自作孽?不,你知道我多喜歡你的。所以看見你的痛苦,只是更加增加我的傷心。何苦來哉?這到底是為了什麼?只是,我處理我傷痛的方式,很幼稚。我不知該怎麼處理,所以表現出來的,全是攻擊與自衛!

你明知道我有多麼地相信你!這麼多年來,我視你為天!一直相信,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是最幸福的事情。而你,就是哪個要攜手偕老的對象。無論你說要加班、要出差、要去潛水、要去參加社團活動,我通通不曾查過勤、不曾懷疑過你。然而,花了那麼多年相處,確定可以交付真心後才步上婚姻;相識這麼多年,兩人共同努力克服過多少次的考驗都同心度過了,為什麼還會在有子有女之後,會在一切都是這麼平順的日子裏,你才對我痛下殺手,利用我對你全然的信任,用接二連三的謊言,毀了我對你的信任?

你知不知道你這樣的行為有多殘忍?你毀掉的是我的基本價值觀!這麼多年來,你也會說,我是個白痴!以為人性本善,總是傻傻的對人付出信任,早晚會被人賣掉。結果,你下手賣掉我?連以為深愛自己的枕邊人,都能夠這樣出賣自己,那麼,還有什麼人不敢?告訴我,你叫我接下來的後半輩子,我還要怎麼去維持我的基本信念?我還要怎麼相信人性?我還怎麼能夠再次付出我的愛、我的信任?」

在我抱著他的頭放聲痛哭時,他那溫暖的大手,一直按撫著我冰冷疼痛的後腰脊,努力要減輕我的疼痛。他的眼框也紅了。在我努力撫平自己的傷痛時,我一直看見他的痛苦與掙扎。只是,雙方各有自己的立場。我有我的痛苦以及他造成的傷害要處理,已無多餘心力去面對他的痛苦。他紅著眼眶跟我說,這一天,他的痛苦到達最高點。可是,後來兒子醒了,就無法再多聽到他說些什麼了。

他找藥出來給我吃,又一直揉著我的後腰脊,還「趕」孩子們去看電視,別來干擾他照顧我。直到我好過些以後,才又躲回他自己殼裡,痛苦地站在客廳面向陽台不理人。等孩子們也吃過晚餐洗過澡,我也洗好澡,關燈開始要催孩子們睡覺時,他依然不言不語。我進房前對他說:「多年來,我一直認為,當你有什麼事情在苦惱的時候,最好的方法就是放你一個人冷靜。現在看來,似乎沒什麼幫助,也反而造成你我之間的距離。你要不要先去洗個澡,讓自己的思緒抽離一陣子,讓自己放空一下,會比較好過?」他也不語。

晚上九點半,兒子吵著要他抓抓睡覺,他進房來告訴兒子,他要出去。兒子問他要去哪,他也回不知道。問他哪時回來,他也回不知道。兒子抓狂了,就直接回答他:「那你可以出去了,請你趕快出去。」甚至還開始推他出門。

晚上12點,我醒來,他尚未回家。我call他:「兩個孩子都睡了,你還好吧?」凌晨3點,兒子醒來爬去床下的墊子睡覺,他尚未返家。凌晨5點,他已經睡在兒子身邊了。再次醒來,已是早上7點半,他已帶兩個孩子出門了。床頭櫃上有張字條以及一排藥跟一瓶藥水。字條上寫著:

如果還痛的話,止痛藥在這裡
如果很痛的話,液體糖漿效果比較快
青梅汁泡得比平常熱
Please be informed.

創作者介紹

我在,故我思!我思,故我寫!

妖精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uck
  • 看起來你還放不下,<br />
    那就 "別離" 了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