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不願開口破壞現在難得的和平,與不願沉默而成為『八卦山』之間,左右為難。
他在我所不明白的兩難間,痛苦掙扎著。
八卦山,對我們來說,有特別的義涵。
很久以前,在我們還未相識之前,他朋友幫他介紹了個女孩。他去嘉義見那女孩後,他禮貌性要送那個女孩去嘉義火車站搭火車。那個女孩坐上了他的野狼機車,要指路告訴他怎麼走。左轉右轉地,八卦山的牌樓就這麼躍入他眼簾。然後,後座的女孩開口了:「我們到八卦山走走吧?」
八卦山,代表的是,他不喜歡又自己巴上來,又礙於禮貌不好意思悍然推開的女人。
 
在相互攻擊了這麼久,終於出現難得的和平。
昨天到公司,寫e-mail跟他道謝。他馬上回信:
Did you oversleep? I checked the alarm , you have set it.
BTW, my cellphone's battery goes out , just send mail if any.
 
我回:
Thank you very much again.
I am late this morning due to that reason.
 
開了一整天的績效會議,明天還要繼續開~~
所以也無法請假休息~~~
 
唉,我真是自作自受。謝謝你昨天與今天早上的諒解與幫助
 
昨晚他帶兩個孩子去看醫生,又去愛買買東西,弄到11點多才帶著兩個睡著的孩子回家。我一直在掙扎,要不要跟他談談,他前一晚在外面苦思後是否有什麼想法。坐在電視機前喝著他泡的青梅汁,等他洗好澡回房後,才跟著進房。還沒開口,他就先問我是否身體還是不適?回答了想請他幫我貼熱藥布在後腰脊舒緩疼痛,卻發現家中只剩涼效的藥布。我主動放棄貼藥布,還想不出來該怎麼開口,他又找出來熱力軟膏問我願不願意用這個代用。然後,他足足幫我推拿後背脊椎半小時以上。我趴在床上,他沉默不語地仔細推拿著我冰冷的脊椎。悶悶地,我趴著開口了:「對不起,我前天誤會了你,還毀了你的眼鏡。我真的很抱歉,也不知道要怎麼彌補。」他依然沉默不語,不歇手地仔細推拿著。
 
推拿完畢,已經是快1點了。他拉好我的睡衣、收拾藥膏、跟我說生日快樂後再去洗手。我坐在床緣靜靜地等著。他躺在地上準備要睡覺了,我才開口:
 
我37歲了。我們認識17年了。這是你陪我過的第18個生日了。
謝謝你。
我一直在掙扎。因為這兩天以來,是我們之間長久以來好難得的和平。
我該不該問你,你昨晚這麼晚歸,是否想出來你希望我怎麼做了?
問了,怕又起衝突,破壞這麼難得的和平。
不問,怕又成為你的八卦山,成為你眼中用躲避來綁住你的八卦山。
如果你想好了,知道該怎麼做,能解決目前的痛苦,你可以隨時跟我說。
剛剛你在幫我推拿的時候,我一直告訴我自己別多想。
當年,你當我是好朋友,根本不想跟我成為男女朋友的時候,
你在我手指不小心被竹筷碎屑插到手時,還是會很好心地帶著道具來幫我挑碎屑,幫我上藥。
現在也是,是因為你習慣照顧你週遭的人,別做多餘想像。

對不起,對不起很多事情。
 
沒說出口的是:
對不起,當年我不該要脅你當我的男朋友,害你為了不要失去我這個好朋友,所以才勉強自己試著跟我談戀愛,以至於有今天的一切。
創作者介紹

我在,故我思!我思,故我寫!

妖精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