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沒有排頭,只有悶聲不吭。 昨晚因為保母有事,所以一大早就請他要八點半前來把妹妹接走。他也"準時"八點半將妹妹接走,證明他以前說的:「週三晚上都固定有課到九點,無法離開公司。」是鬼話。可是,他還是delay到9:40才把妹妹送回家。其間,用「妹妹需要有人跟她多講話」的理由催了三次。
回到家中後,他就跟個活死人沒兩樣。先是注意到地上有螞蟻,默默地翻出螞蟻藥來殺螞蟻。然後就悶不吭聲地去洗澡,洗完澡就直接回房間躺地上不理人!不管是兒子湊上去撒嬌、兒子撒野亂吼他,或是女兒跳上他肚子去玩,他都完全木無反應。該這麼說,他給我的感覺就是──萬念俱灰,什麼都算了!要錢沒有、要命就爛命一條、要人?就給你個死屍!

甚至後來我跟他提女兒的事情,說我被治療師嗆聲,我有多對不起女兒有多自責。希望他能有所心理準備,如果評估結果需要接受語言矯治治療,那會需要花上很多時間;希望他可以想一想,該把女兒擺在第一順位,好好補償女兒失去的這兩年了。他也是張著空洞的眼神看著天花板,完全沒有反應!

當我提到我在說這些話的時候,感覺很像是跟骨灰罈/墓碑說話,還被朋友嗆聲回來:
對墓碑說不定還有保佑
這個連保佑都沒有
骨灰會保佑妳ㄟ
他有嗎

今天早上連做三個噩夢嚇醒。全都是怪怪的夢境,都是我在一群不認識的人當中,或是餐廳、或是戶外。莫名奇妙地就會突然有人演奏起喪樂,然後突然場景就變成類似911追思會的場景,因為現場氣氛太哀淒了,我就跟著嚎啕大哭,帶著那樣心痛的感覺睜開眼睛。這樣連著兩天都睡不好,對於向來不做夢、睡著跟死掉沒兩樣的好睡的我,實在很異常!真希望趕緊把妹妹的評估搞定,確定妹妹需不需要矯正治療,別再讓我一直這樣掛心了。
創作者介紹

我在,故我思!我思,故我寫!

妖精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