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別急著吃棉花糖(Don’t Eat the Marshmallow…Yet! The Secret to Sweet Success in Work and Life)』一書裡有個問題:
有三隻青蛙一起在一片葉子上順流而下,
其中一隻青蛙決定要跳進河裡。請問:
葉子上還剩幾隻青蛙? 答案是:那片葉子上還是有三隻青蛙。
為什麼?
因為「決定要跳」跟「真的跳」是兩回事。

從決定離婚那天起,我就在理智與情感間掙扎著要不要爭取孩子的監護權。理智上很清楚,孩子的監護權絕對不能爭取。加上吳老師說過的話,我很清楚,爭取孩子的監護權所需付出的代價有多大。老師說,我是個很有正桃花緣的女性。爭取孩子的監護權的話,不單單只是照顧孩子需付出加倍的心力與時間,而且,在孩子在身邊的期間,我還是無法完全擺脫他們家的業障;孩子在身邊的期間,我的春天不會來!K,別再對我唱:「我的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了!)同時,不爭取孩子的監護權,孩子們大了也會回來找我這個媽媽;爭取監護權,反而留不住孩子,大了感情也會散。即使如此,我還是捨不得這兩個孩子淪落到『父母離婚時,互推監護權』的境地。我更無法忍受將來無法隨心所欲地看見他們、無法在他們的日常生活中占一席之地。當初談離婚條件時,我是抱著怎樣的決心去爭取孩子的監護權?所以,每當我聽到前夫說他有多捨不得這兩個孩子時,我會忍不住有種噁心的感覺。你真的有決心捨不得兩個孩子?對於捨不得兩個孩子,你有多大的決心?

等到決定爭取孩子的監護權後,我開始掙扎著要不要請他走人。說什麼留他下來是多個幫手,其實是自欺欺人的藉口。真正的原因是,我真的捨不得這兩個孩子這麼小就沒了爸!當初跟他社團的社長在推算那女人是哪時開始『纏』上我孩子的爸時,社長說了句:「唉!你女兒不就一出生就沒了爸爸?」在那個時候,心裡早已明白:孩子早就沒了爸了!只是,我不肯承認這個事實。所以,拖過一天算一天!既然8/27離婚那天,他自己也說要留下,要當孩子們的爸爸,所以就這樣讓他留了下來,在過去的一個月內,讓他擁有100%『執行探視權』的自由!有心情想當爸爸照顧孩子,就來理理孩子;心情不爽、想放風、想享受單身的自由,就在這個家裡『來去自如』!可以當天才給個Message:「我今天不回去。」,毫不給我商榷的餘地,我需要馬上自己扛下孩子所有的照顧責任。甚至可以在中秋團圓夜晚上九點陪著孩子踏進家門時,給句:「我有事,出去一趟。」,就直接轉身走出去,毫不交代哪時會突然出現!
兒子『安慰』我:「媽媽,爸爸老是給我們驚喜,讓我們突然發現他回來了!我好喜歡這樣的驚喜喔!」他以為我沒看見晚上睡覺時間,聽見主臥外有異音時,他或者妹妹走出主臥看看大門後,回來跟我說:「爸爸沒回來!不是爸爸回來了!」的時候,眼底的失望嗎?

教練曾說過的:「得饒人處且饒人也嘛要看對象」、孩子們不見外宿爸爸出現時的失望、我們外出旅遊影響到他下一個行程時我們被兇的難過、我每次被『熊熊』告知他要外宿,必須臨時且突然當個單親母親時的困擾……都在這幾個月裡,全部累積在心中。每個人push我做決定『趕』他出去時,我總想著:那兩個孩子不就沒了爸?轉成說出口的話語,全成了:「他還是有在幫我忙啦!我現在是在被他氣死跟自己累死兩者之間掙扎啦!」
直到9/27,K在MSN上說:當初講好住一起,是因為妳不想變動孩子的生活,他也同意一切照舊。但是現在他逐漸跳票,動不動就要妳模擬他不在、或是他多作是多幫忙,請妳自己去接小孩的頻率越來越高,這跟你們一開始講的都不一樣不是嗎?妳讓他獃在你的屋子該作的事,他還要看心情,這樣對嗎?如果他認為他都不該作,只是在幫妳忙,那妳講兩句或有意見,他自然不耐煩。然後他也覺得有權利隨時請假,那他留不留有差嗎?不如他出去,你真有事請他幫忙,講好了心情還比較ok。」我才『如夢初醒』!當下就「決定」要請他出去了。只是,正如上述,『決定跳不等於真的跳』。從決定到真的這麼做,我又讓自己有『緩衝期』──決定盡快將工作上的trouble解決後辭職,再請他離開。

9/26那天發現妹妹得了腸病毒,必須隔離7天不能送保母家。先是因為我拜託保姆跟另外一位小孩的媽媽商量,改請他們別送孩子去保母家,就被他批評「自我」;然後,當我已經跟對方商量好,對方幫忙9/26~9/29不送孩子去保母家、10/1~2就由我們請假不送妹妹去保母家,詢問他願意幫多少忙,只接到這樣的回答:「你就當我不存在」、「我一天都不可能請假」。我只好硬著頭皮跟公司請了兩天假,就當他不存在吧。可是,9/28那天中午,又收到他的e-mail來嗆聲:當初你要做決定時,應該很清楚監護權是一種責任而不是一種權力。」、「一直以來你還是一樣,沒本事又愛叫。本事不是說你現在就要有三頭六臂處理好所有事,是你的思考邏輯是不是夠解決問題。」、「做決定的同時,你我本來就都應該盤算好最糟的情況怎麼辦,承擔所有的後果。」、「我之前在雙十前就已經安排好個人休假,所以下週我不便請假,你要怎麼說我管不著」(我還什麼都沒說,自己也知道這樣只願為個人目的請假,打死不為孩子請假的行為會惹人非議)、「今天我不會回去,明天你應該可以送他們出門」、「明天我會不會出門,再說。」

我趁午休時間打電話給他,想要好好商量如何相處下去,卻只得到他的回應是:「我聽你說話,越聽越煩」、「我昨天晚上看到你就不爽」。除了『置之死地而後生』,我還能怎麼辦?掛了電話就決定馬上請他離開!當我在研擬e-mail內容時,一直催我快點請他走人的K反而遲疑了起來,頻頻問我是否真的決定了?Solution準備好了嗎?還再三提醒我在e-mail發出去前,一定要多看三次後,確定不是一時衝動後才可以發e-mail。其實,我早就知道,「船到橋頭自然直」、「生命自有其出路」、「天無絕人之路」。不管怎樣,我跟兩個孩子絕對可以過得下去的。過去這一個月來,我快要累到氣死、氣到累死了。請他離開後,至少我可以自己妥善安排我跟兩個孩子的日常生活,別再受他三天兩頭放鴿子以及莫名其妙的排頭所影響。就算累死,也沒有氣。

誠如K對我說的: 「我不希望因為他的反應不那麼君子,你就開始懷疑自己的原則。」、「你不該檢討妳仁厚,該檢討是他這樣,那你怎麼因應,但不要作違反本性的事。否則,不是就跟他一樣嗎?」 ,我也不希望將來的某一天,回顧我現在的所作所為時,我會發現,我拿他的錯誤在懲罰我自己!我因為他的不好,所以我也跟著『報復』、『苛刻』。所以,在研擬回信內容時,請K幫忙修飾語氣。最後終於回出這樣的回信:

謝謝你這個月以來的幫忙,我是該一個人負起全年無休的單親媽媽的責任。
謝謝你的教誨,我該獨立起來並對自己的決定負責到底。
你當初說要留下來當爸爸,導致我對爸爸的期望,與你實際表現之間落差太大。
調整我的期望值去配合你的行為,或是在做一些跟孩子有關的決策時還得聽你的譴責,真的讓我覺得太累了。
與孩子的爸爸同居的事情,遠比我想像的還要難。
本想跟你好好溝通,看要怎麼調整。今天中午的電話連絡,可以看出我的溝通方式不管怎麼調整,你都不會接受。
我想,我真的認輸了!就是因為我笨,怎麼也學不來怎麼跟你相處,所以才會走到離婚這一步。
如你所言,我怎麼想跟你溝通協調,就是走進死胡同,那麼,就照你的期望,別溝通了。
我們還是應該照章辦事,讓事情單純化,我拿了你的錢,就該自己好好肩負起單獨監護權的責任。
這樣,我只需面對生理上的疲憊,心理上的疲憊可以得以解脫。

因為我想盡快將這件事做個處理,請配合趁這周末找房子,並請在你的個人雙十休假期間(Ex.10/8or10/9),挑個孩子不在的時段,回來將你個人的東西全部搬走,交出本戶鑰匙。在此謹祝你自由快樂。

另外,請在明天白天孩子不在家的時候撥冗回來,約計需耗時四小時左右吧。我明天白天送孩子出門後,會到公司加班。所以,你願意撥冗回來的話,請先於今天內告知出現的時段。我好安排回來一趟,跟你談定:
1. 分配所有物。包含:你的車、放在書房的電腦內的檔案、車證等等
2. 談定你是否要幫我去你祖墳前報告離婚事實的事情。因為這件事對我來說,真的很重要,拜託你務必幫這個忙。
3. 談定你預計搬家的時程
4. 其他你覺得要談的事項

至於欠你的錢,還是跟前天晚上說的一樣,請再寬限一陣子。我現在沒身分證,也無法去銀行匯款給你。
保姆那裏,從我肩負起單獨監護權的責任的那天起,我會去說明現狀。
所以,到時我得照章告知相關人員我們離婚的事實,並請保母以及幼稚園,沒有我的事前同意,不得將孩子交給你帶走。
當你要執行你的探視權時,請依之前的約定,提前一週與我商量,以取得事前同意。

只是在跟K討論要怎麼修飾語氣時,就接到保母電話通知,另一位小朋友的外婆主動說要帶孩子帶一整個星期,所以10/1~5整個星期,我家妹妹都可以過去保母家。當mail寫好,正要發出去前,又在MSN上接到某個朋友聯絡,想找我過去他們公司工作,工作性質是『在家上班』,正符合我的期望!忍不住跟K說,那個吳老師也太神準了吧?還真的把那個衰神請走後,我就會有好事發生?

對於我發的mail,他毫不理會。9/28當晚就這樣沒回來也沒來電。9/29當天下午,也只來了個電話確定我不需要他的幫忙。直到9/30早上,我跟兩個孩子睡醒後走出主臥,才看到他早已睡著在主臥對面的房間。這樣裝死,我還真拿他沒輒!還在想著要怎麼開口呢,因為兒子對著他直嚷嘴巴痛,所以他起床看過兒子的手腳與嘴巴,確定兒子也被女兒傳染腸病毒,就只好『靜觀其變』,先帶兒子跟女兒出門看醫生了。在診所掛號的時候,我先通知保母,接下來這一星期,兒子跟女兒都要送去他家『隔離』。他陪兩個孩子在車上,所以不知道我已經安排好後續事宜了。看完病吃過中飯並拿藥回家後,他才主動開口問:「請問是不是有什麼該讓我知道的事情?」我平靜地回答:「沒有。我會自己安排好所有的事情。謝謝關心。」兩相無語到傍晚時分,看著這麼大的風,決定帶兩個孩子去附近放風箏。出門前,他一付有事要出門外宿所以不肯跟我們去放風箏的樣子。我先開口:「我們要去放風箏,你跟不跟?不跟的話,想請問你什麼時候要跟我談有關於我mail裡的內容?」他悶聲不吭,依然不理不睬(當我說話是屁)。我再說:「那麼,我帶孩子們去放風箏了。趁我們不在的時候,請你把私人物品收拾一下。我們預計出門一個小時,當我回來時,請交出社區通行證以及本戶鑰匙,請你今晚就搬出去。」就直接帶著孩子們出門了。

出門後,在放風箏時,接到他的電話質問我:「你是要把我馬上趕出去是嗎?」我回答:「沒有!我從一開始就跟你說清楚了,我不趕人的。只是,要留下來,有留下來的遊戲規則。你現在這樣的行為,真的造成我的困擾了!」他不再說話。沒多久,因為女兒吵著口渴,加上太陽也下山了,所以風箏收收回家去囉!回到家的時候,他已收好一部分行李了。問他說要不要跟孩子們一起吃晚餐,他的回答是:「我從沒說過今天晚上我要走人!」準備晚餐的時候詢問他的食慾狀況,他的回答是:「我不吃!」等大家都坐在餐桌前吃晚餐時,他抵死不拿筷子不碰食物。這讓我有些火大,下令趕人:「晚餐時間坐在餐桌旁,就是要吃晚餐。不吃的下去!」他氣到鑽進書房生悶氣,天真的女兒還邊吃晚餐邊說:「爸爸不乖,不吃水餃!我乖!我要吃!哥哥也有吃,我吃比較多,哥哥乖,我更乖!只有爸爸不乖,爸爸下去!」

我主動再給一次溝通的機會,告訴他可以在孩子們都哄睡以後跟我談談後續問題。他就這樣在書房裡『發呆』不理人,不管孩子們有什麼需要,『就當他完全不存在』。直到晚上11點,兩個孩子全被我哄睡後,他才從書房走進臥房,對著躺在床上陪妹妹睡的我說了句:「你要睡了是不是!」即使隔天得6:40起床自己送孩子出門,我還是硬撐著起來對他說:
「你想談,我就起來跟你談。請告訴我,你想留想走。謝謝你的贍養費,讓我跟兩個孩子至少有10年以上的時間,只要沒意外,都可以不虞經濟匱乏。所以,我不需要分租這個房子與樓下車位來增加收入、我也不欠免費司機幫我接送孩子。你想留在這個屋子裏,我只需要兩個孩子們別這麼快就在日常生活中失去爸爸。對我而言,離婚並未解除你身為父親對孩子們的日常生活照料責任。離婚協議書裡的贍養費,代表的是,你如果要以父親的身分留在孩子們的身邊,那麼所有孩子們的開銷,在超過你給我的額度之外,就是我一個人要去想辦法籌措。但是,孩子們的照料責任,我們彼此是以父母的身分平起平坐。我不是單親媽媽,你我可以在假日喘氣休息的權利是平等的。你要外宿、我要外出,都需要以商量的態度與對方協調。如果你不能夠認清這一點,那麼,只好請你離開,好減少你對我們的困擾。至於你如果選擇離開,你也可以跟我談,你需要多久的期限才能找到去處把東西搬光。在這段期間裡,你要繼續以父親身分留在這裡也可以。」

即使我心軟,還是主動讓他選擇去留,還是讓他即使選擇離開,也可以在行李搬光前繼續留在孩子們的身邊,他最後的選擇還是決定馬上離開,但是要有一個月的時間陸續回來搬行李。他還是決定譴責我:「說來說去就是全部都要照你的規矩嘛!有什麼好商量的?這算哪門子的溝通?」、「妳出招越來越高明了,什麼都是我自己選擇的!」……罷了,他要怎麼說,我不該再在意了。我只能對他說:「既然你確定你要馬上離開這裏,為了確保你不會突然出現,干擾到我們的作息,還是請你把鑰匙交出來。你要進來收行李,請在24小時前跟我預約。日後想要執行你的探視權,帶孩子外出過夜,請在1週前跟我商量。」當著他的面,將他繳回的鑰匙收進門口的Key Box。

當他決定踏出這個家門,晚上11點半,行李全堆放在門口,他的手也都放上門把了,自己又衝回房間,坐在兒子身邊,對著兒子的睡容掉眼淚。我很無奈,對他說:「現在,你該可以了解,為什麼我們第一次在談離婚協議,監護權要交給你的時候,我會中斷好幾次回房哭泣了吧!即使是現在,我比你還不捨。只是,我之所以現在可以這麼冷靜,那是因為我星期五發那個mail給你前,就已經哭過了!這兩個孩子何其無辜,這麼小就沒了爸爸!」「易地而處,如果真的監護權在你,你真的讓我很強烈地感覺到,你會在登記當下就把我趕出去,讓兩個孩子馬上沒了媽!你不會像我一樣,還同意讓離了婚的對方,以父親的身分留在孩子身邊。即使這樣,老實說,你現在爭取要有一個月時間回來收拾的東西,全都是可以補買回來的。換成我是你,我會用行李的名義去爭取多留在孩子身邊一些時間。甚至,要我上床當妓女給你爽,只要能留在他們身邊,我都願意配合!而你,說有多捨不得,卻在我主動說要讓你可以在行李收拾玩之前留在他們身邊時,自己說要離開他們!」

他哭完以後,又坐在客廳沙發上紅著眼睛發呆。我不管他,在房裡睡我的覺。半夜一點多,突然被水聲吵醒。出房門一看,哇咧,他在洗澡!好吧,也許洗完澡以後就會離開吧?我回房繼續睡我的覺。半夜快三點時,再度驚醒,發現門外燈火通明。走出來一看,哇咧,他竟然坐在對房的床上發呆!凌晨四點多,我又驚醒,出房門一看,哇咧,他在對房的床上睡得正熟!直到早上7:20,我帶著兩個孩子出門去保母家時,他還在廁所裡刮鬍子,行李也全堆在門口。
一整天都在想,他會是個君子吧?他應該會搬出去,而且鑰匙留下不帶走吧?
當晚,我帶著兩個孩子回家時,Key還在Key Box裏,行李也消失了。

兒子,我們母子三人的三口一家生活,從10/1起,正式展開!

創作者介紹

我在,故我思!我思,故我寫!

妖精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玥
  • <p>因為妳說妳的blog是寫給妳的朋友了解妳的狀況的<br />
    所以,我儘量默默的看著,不留下任何發表<br />
    但,現在請讓我跟妳說:『妳真的很棒,也真的很仁厚。』<br />
    祝妳之後一切順利</p>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