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個多星期以來,他並未主動說要來看孩子。加上他早就說過,10/10他有排定個人休假。每天晚上去接孩子們的時候,聽著妹妹每天都會問:「爸爸呢?」說我心中對他無怨,那是騙人的!孩子這樣對他念念不忘,他卻說走就走!不曾吵著想看孩子!在我心中,對他的想像是:從此與IP快樂無負擔!
週三晚上他來帶孩子們逛夜市,跟孩子們一附依依不捨的樣子。我心中的怨懟更深了:這到底是何苦來哉?為了什麼,一定要跟孩子們分開,讓我兒子這樣每晚想爸爸又要強忍不承認?而他,如果是因為自尊,無法容忍我可以跟他平起平坐,所以要這樣"帥氣"地說要馬上搬走,父子倆這樣的嘴硬,到底給誰帶來了什麼好處?這個週末,適逢強颱來訪!從週五晚上,我自己也開始擔心起他是否找到住處了?到了周六白天,我開車載兩個孩子去愛買採買,回家的路上,風雨交加到嚇人的程度!雨勢大到雨刷來不及讓我看清楚路上的其他車輛;風勢大到車子會晃!在車子裏,我們母子三人開心得很!直當這是在坐雲霄飛車,一路驚叫連連。後來,兒子在車子晃動的時候,說了句:「回家後我要打電話給爸爸,問問他大車有沒有被吹翻了!」我當下只能說好。
回到家中後,妹妹直吵著要跟爸爸說話。哄她說要不要跟外公外婆說話,就是一個勁地跟我堅持:「找爸爸!」幫她撥了七八次電話都沒人接,只好把她跟哥哥兩丟進浴缸裡玩水轉移注意力。後來,他自己回電了。在電話哩,我問他是否找到安全的住處、是否一切安好、是否需要來我們家中躲避颱風?說我跟孩子們都很擔心他,所以才打電話要確認他的平安。結果,他只淡淡地回答:「我一切都好,不用擔心!」然後,兩個人都說不出話來。我也會怕被拒絕,想著他有個人休假,想著他以前罵過我想用孩子綁死他。所以,最後只能跟他說:「晚上九點半到十點之間,請你打個電話回來說你要找兒子說話吧!別老是他們找你,你都沒找過他們。這樣,他們會覺得你不想他們。」

周日早上起來,風雨比前一天更強了。因為妹妹前一晚吵了整晚,至少醒來超過10次以上,一直吵說肚子痛。到了早上10點起床時,平常活力充沛笑容可掬的她,竟然軟趴趴地不說話也不理人。坐在電視機前,也是一直倒來倒去的。怎麼逗她都沒反應,直到我問她:「那我找爸爸來陪妳好不好?」她才指著門口說:「又還沒來!」我才下定決心打電話叫他來。會抱怨兒子跟他兩人都嘴硬,我自己難道不也是?看著兒子想爸爸,又嘴硬不說;也許他也想孩子吧,只是嘴硬不講。那麼,就由我來打破這僵局吧!

電話撥通後,劈頭就問:「今天風雨更大了,你要是沒事,要不要來這裡陪陪孩子,也省得你在外面,孩子見不到你,一直擔心你?」他詫異地反問:「可以嗎?」我說:「你怎麼會這麼說?你又沒提出申請,怎麼會認為我不同意?」結果,他的答案是:還要再想想!這一想,想了足足快一小時,我都等到不耐煩而再打電話過去確認後,他才跟我說他想來,預計20分鐘之內趕到。他一到家,馬上就抱起倒在沙發上軟趴趴的妹妹,要帶她進房間量耳溫。結果,一轉手給我,妹妹就在我身上吐了起來。當下,我們全體緊急動員,要帶妹妹出門看醫生。
還好,妹妹只是得了腸胃炎,加上昨晚七點半沒吃過晚餐就一路睡到今天早上,太久沒吃東西,所以沒體力。於是,看過醫生以後,妹妹吵著要吃麵、哥哥已經想吃壽司很久了,所以我們去十六區日式餐廳用餐。本來,他坐哥哥身邊,妹妹坐我身邊,一人哄一個孩子吃東西。結果,我才邊吃邊為妹妹兩口壽司飯,他就主動要求換位子,他要專心餵妹妹吃東西。從頭到尾,就看著他與妹妹兩面對面,他自己一口也沒吃,就是哄著妹妹一小口一小口地吃意麵、壽司飯、茶碗蒸。
餵完妹妹以後,他才開始三口併成兩口地吞完妹妹吃剩且所剩無幾的食物,然後結帳開車載我們回家。回到家的時候,妹妹已經睡著。進了家門後,打開冰箱,他聞到一股噁心的臭味──那是我之前買的海菜發臭了,留在冰箱裡還沒消除的臭味。於是,他就開始清洗冰箱,將所有的過期食品全部清理出來,整個冰箱的架子都拆出來清洗。其間,我去催了兩次,希望他別忙了。這些事情我自己來就可以,他去陪陪沒睡的哥哥。他都拒絕了,雖然回應有些不好聽:「因為我不希望我孩子們要用這麼臭的冰箱!」

忙完冰箱以後沒多久,妹妹終於睡醒了!這回,精力充沛無比!於是,他又開始忙著撥柚子給兩個孩子吃。我藉口要整理剛洗好烘乾的衣服,躲在房間裏,讓他跟孩子們可以不受我干擾。(心裡還是有些怕怕的,怕他跟以前一樣,以為我在推工作)吃過柚子沒多久,妹妹就大便了!他也忙著帶妹妹進廁所,幫她洗屁股。因為知道他的右手手指外傷尚未痊癒,我曾問過是否要由我來碰水。他依然拒絕了!晚餐時間,本來是打算出去用餐。結果,妹妹吵著要在家裡吃水餃,哥哥也緊盯著卡通不放,所以,讓他們父子三人坐在沙發上相依偎,我去下水餃囉!

吃完水餃以後,本來是我要洗碗,讓他去餵妹妹吃蛋糕,等洗完碗以後我在去檢妹妹吃剩的吃。他又搶著洗碗,讓我可以跟妹妹一起分食我心愛的Cheese Cake。他在洗完碗以後,又將妹妹抱去客廳沙發上,幫他們兄妹倆剪指甲。之後,我要求哥哥關上電視,把他們父子三人"趕"進遊戲間唸書玩玩具,好讓我可以把將整屋子的地板拖乾淨。(是藉口吧,讓他可以專心跟孩子享受天倫之樂,又不會讓他覺得我在"施恩")地板拖完以後,妹妹跟哥哥倆吵著要畫畫。我又主動要求他幫我把兩個孩子"固定"在餐桌上畫畫,好讓我可以專心洗澡。~~~這樣的"處心積慮",只想讓孩子跟他都可以一解相思之苦,又不會讓他自尊心受損!

洗完澡以後,時間也晚了,他主動催著兒子去洗澡準備睡覺。本來有詢問過他想不想跟兒子一起洗澡,他拒絕了。到了兒子脫好衣服要進廁所前,他自己主動開口問兒子想不想要爸爸幫忙洗澡。兒子開心地撒嬌說要,他手指未癒的外傷,再度碰水!等到九點半,強押兩個開心的孩子上床哄睡覺時,因為這一晚至少聽見他手痛的吸氣聲三次以上(他是個從不喊痛的人),我主動問他,手傷是否因為碰了一天的水而惡化了,他也點點頭!嘆口氣跟他說:「我是找你回來跟孩子們玩的,結果你卻忙東忙西地忙了一堆家事,倒像是來幫我家事服務的!」他給的答案還是有些傷人:「你知道的,我看不下去。要你收拾得狠整齊,也太難為你了。我無法放著不管,所以就自己撿起來做了。」
為了將充電完畢的小皮蛋妹妹哄睡,他拍著妹妹的背,我拉哩拉雜地說著這一星期來,孩子的點點滴滴,以及我對孩子們說過的所有有關他的話語。我一直強調,孩子們好愛他,我也跟孩子們說他很愛他們。下回見面,希望他可以化被動為主動,主動跟孩子說爸爸有多愛他們……直到晚上11點,小皮蛋眼睛還是睜得大大的!晚了,隔天他還要上班,他還得趕回他住宿處洗澡睡覺。臨走前,與過去他要離開時我總要求他給我個擁抱相反,這回,我主動張開雙臂,問他是否需要我給他一個抱抱。他點點頭,轉身回來讓我抱抱他。我只能對他說:

也許有一天,你會願意告訴我,是什麼樣的原因,你會決定馬上離開他們,而不是follow我的規則,好讓我們有規律且無太多意外的生活。但是,當下,重要的是,你跟孩子們都可以感受到對方的愛,這樣就夠了。你是個好爸爸,加油!

做完一天的家事,帶著傷勢加重的手指,他靜靜地離開了!
誰可以體會一下,他到底何苦來哉?這樣做,到底爽到誰了?

創作者介紹

我在,故我思!我思,故我寫!

妖精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ucy
  • <p>好像是爽到了那女人ㄝ<br />
    怎麼沒聽到過那女人<br />
    負擔一些什麼責任義務的說</p>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