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他們兩有連絡。
昨晚,他突然找我說話,問我周末有事否。我回答要回公司開會,反問他要幹麻,他回答想帶兩個孩子回高雄。談著談著,我就問他打算哪時給錢好辦登記。
他的回答很玄:「我猜不透你想幹麻,所以我怎麼相信你會在收到錢以後馬上去登記?要是你不配合登記的話,我怎麼辦?」
我反問他為何會這樣想,他說:「你這樣三不五時打電話來搞我一下,我怎麼知道你要做什麼,在想什麼?」
我再反問:「我今天沒打電話去你公司,你到底在說什麼?我上次打電話是上星期二,而且也跟你說過了,是為了要確認你說的半夜及假日"加班"是在公司加,還是在哪加。謝謝你處長確認你滿口謊言,所以之後我也不需要再打去你公司了。所以,你怎能說我三不五時打電話?除了那天,我還打過哪次,請你說清楚!」
然後,他欲言又止、啞口無言。擺明了就是想罵我幹麻去"騷擾"IP又說不出口,怕說出口就會證明他們兩有連絡,有違他一貫『裝傻』『否認』策酪。

不過,重點是:
他不想給錢啦!
我問了至少10遍,到底打算哪時給錢好辦登記,他的答案都是『裝傻』!

那就先跟IP要錢吧!
創作者介紹

我在,故我思!我思,故我寫!

妖精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