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下午,他臨時說想看孩子。我開了三個條件:
1. 6:30pm左右到家中接兒子:
2. 我需要去精神科掛號拿藥,以及去買新手機。所以,他想把孩子帶走,讓我辦完事以後接女兒出來給他玩,或者要當我的司機,開車載我跟兒子去辦事,辦完吃晚餐,再去接女兒回家,隨他:
3. 9:30pm一定要上床睡覺
他掙扎了半小時後,同意我開的條件了!還對我說:「如果你需要我陪你去辦事,我就陪」

晚上,我跟兒子到家後,先趕緊將衣服放進洗衣機裡洗,催兒子去洗澡。趕在7:00pm前,兒子洗完澡,可以一同出門用餐。6:50pm,他到了,兒子也洗好澡了。去吃晚餐的路上,兒子聒噪地一直跟爸爸講東講西地,講到爸爸答應他這週六要帶他去游泳。我問他:「你這週六整天都沒事?」他回答:「YES」
三人共進晚餐,兒子坐在我們兩中間。從頭到尾,我就只負責餵飽我自己,他就忙著一個人照顧兒子進食。兒子這晚,異常乖巧!認真吃著以往不喜歡的青菜、認真地喝著被爸爸灌了熱水的紅茶。

他的大車上,原有的安全座椅不見了、第三排座椅也拆掉了。所以,吃完晚餐,他開車載我去藥房買藥後,我主動提議,我來開車,讓他抱著女兒跟兒子一起坐在第二排。接了女兒以後,他們三個人坐在後座,妹妹開心地一直在鬧他,兒子也開心地起鬨!氣氛實在是太融洽了,我情不自禁問他:「你要是連週日都沒事的話,你看看這週末,你要不要帶兩個孩子出去玩過夜?」他不置可否。

開到通訊行以後,我下車挑手機。本來是打算他們在車上等我,也不知怎麼地,他們三個人全都下車來,直繞著我打轉。買個手機就花掉快兩小時,搞到晚上快11點才到家!兒子大便時,因為女兒直巴著我不放,他自己主動要幫我晾衣服。晾完衣服之後,我去幫兒子洗屁屁、他去哄女兒,然後兒子躺好給他一起哄,我去洗澡。當兩個孩子都哄睡,我也洗好澡可以睡覺,已經是晚上12點半過後了!

其實是很感謝他這一晚的幫忙。只是,我沒用!當他站在大門口要離去的時候,我再問他一次週末是否要帶孩子外出過夜,他回答:「再說吧,我現在想不到那麼遠的事情。現在,我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說。」這句話,像是扣下板機一樣,讓我失控地變臉。他看到我變臉,自己又走回客廳,關上門,詢問我怎麼了。這下子,我的怨言,就這樣狂瀉而出,一路碎碎唸到快一點半!不外乎就是:

你沒你說的那麼在乎兩個孩子!你安排自己的個人休假,就可以兩三個禮拜前就安排好!對於兩個孩子,你就走一步算一步!
你這樣放棄我們當初那個人人稱羨的美滿家庭,讓孩子受傷、我受傷,換來了什麼?
你現在快樂了嬤?得到你渴望的不受人期待的自由了嗎?
我也不知道我講這些幹麻。或許是積壓太久了,導致我連續兩週以上都有睡眠障礙,希望透過說出來,好讓我可以好睡!

也真難為他了,竟然就這樣靜靜地,不帶任何不耐煩的表情地聽我抱怨。期間,他還曾經"躲"到窗帘後面偷哭!(因為他出來後,看到他眼睛跟鼻頭都紅紅地)當我提到我週日清晨五點曾經因為作惡夢夢見他而嚇醒,之後無法成眠,當下很想call他、吵他起來,叫他負責。後來,自己都覺得自己這樣的行為太孩子氣了,而改去洗衣服整理房子,讓自己轉移思緒。他還客氣地回答:「好巧,我也在清晨四點多做夢嚇醒,翻到快六點才又睡著!」
到我唸到自己都覺得厭煩而住口後沒多久,突然他的手機響起。他看看號碼後,直接切斷沒接。我沒說什麼,兩人相對無語。沒一分鐘,手機再度響起。他又看號碼後,直接切斷沒接。再沒多久,手機又響。他又看號碼後,直接切斷沒接。我終於忍不住開口問:「是她打來的嗎?」本來是想,如果他回答是,那我就準備把話題帶到他的開庭通知上,把壓在手上這麼久的開庭通知交給他。結果,他還是不回答!還反問我:「你說的是誰?」
把話挑明了問;「是白XX打來的嗎?」他反而閉嘴不說話了。我更無聊地問:「你現在是搬去跟他住嗎?能在半夜兩點打手機的,絕非尋常關係。」他依然不回答。我只好走回房間,對他說:「謝謝你沒對我說謊,其實,你大可以呼攏我的。前後四通電話的來電鈴聲都不同,所以是不同的號碼打來的。結果,你只是不回答,而不是像以前一樣,對我說謊。對我來說,你說謊,這件事情,對我的殺傷力,遠超乎你外遇。只是,離了婚,你才願意停止對我說謊,讓我覺得有些可笑。謝謝你終於不再對我說謊了!」
他沒說什麼就離開了。我,就這樣,閉上眼睛卻整夜不成眠到天亮!

到公司後,本想寫什麼給他,還沒勻出時間,就收到他的來信:

有些事,不是簡單的是與否
有些事,不是像你所想的一般
有些事,現在沒有答案
有些事,未來也不一定有答案
有些事,現在、未來答案不會一樣
有些事,現在的答案留給未來

不管未來如何,最終的原則,應該還是平和、不衝突。
如果你也認同,請不要再去告訴我以前發生了什麼,說過了什麼。
就像過去留在我臉上、頭髮上的痕跡,現在去看它也不會變平、變黑。

你不是我,你永遠不會知道我的感受,就如我不會清楚你的真正感受一般
我已不知道什麼是快樂,所以不要問我快不快樂

誰受的傷重?我不知道,因為內在我看不到
我知道的是,你回到15年前的身材,而我有了15年後的白髮跟皺紋
雖然我還是很瘦,不過我猜你應該比我輕了,恭喜

明天你聚餐,原則上我照顧他們
週末,我會想讓他們出去玩。怎麼做,再說

我回他mail:

我完了!我昨晚徹夜未眠!因為兩個是非題沒得到答案吧?
 
我承認,有些事,不是簡單的是與否。但是,我確定我昨晚問的兩個問題,是簡單的是與否。

我也認同,不要再去告訴你以前發生了什麼,說過了什麼。因為,我也要求自己別再想起以前。
所以,如果沒聽到那句「走一步算一步」,昨天應該是12點半就各自上床睡覺了。
所以,也請你認同,我不去告訴你以前發生了什麼,說過了什麼。請你也別說出「走一步算一步」、「再說」這類對我而言有如板機扣下的開關語

看到你這句『我已不知道什麼是快樂,所以不要問我快不快樂』,我心中的天平,更加不平衡了!

誰可以告訴我,過去這一年半以來,我們四個人受傷,到底換到了什麼更值得的東西?
別告訴我,是我身材的恢復!你知道的,你跟我,都不是那麼在意這件事。

拿那麼重要的東西,去換來這個我們四個人都不在意的東西!
如果你快樂,我們三個人的痛苦與傷害,才有意義!如果你也不快樂,那麼,你這樣傷害兩個孩子,意義何在?
我不懂,我真的不懂。

即使,我很確定我徹夜腦袋空白,依舊無法成眠。怕會沉睡錯過該起床的時間,不敢吃藥。
如果,你今晚想來幫忙,來吧!讓我安心吃藥睡覺吧!

因為一直沒收到回音,我打電話去問他,他還是那句老回答:「再說!」

創作者介紹

我在,故我思!我思,故我寫!

妖精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