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他的計畫,我們應該是今天要去辦理離婚登記。前兩天,將是我們婚姻生活中的最後一個週末。結果,好糗!本來,週五晚上,心情糟透了。而且,是不明來由的糟!當他帶妹妹回家後,兩個孩子在房間裡玩,坐在餐椅上,我終於忍不住開口說:「如果,我說我現在心情好糟,需要有人讓我靠一下,你要理我嗎?真的很想哭!誰都好,我只是希望有人可以靠一下,不用說什麼,就靜靜地讓我說個痛快就好。」他回問:「你為什麼心情糟?」我說:「不知道,就像當年懷10得了產前憂鬱症那樣,莫名奇妙就是很難過。怎麼拼命地跟自己說,自己有多幸福,也還是止不住淚水拼命哭。這回,怎麼努力跟自己說,這星期好多好事發生了,可是心情就是沉沉地,雀躍不起來。可能是MC要提前來了吧,可是那也早太多天了。」他問:「發生了什麼好事?」我:「我體重終於降到結婚以來的最低數字,而且還在繼續往下降;妹妹的療育,也將獲得補助;感冒也好了,很多很多啊!」他站在客廳冷冷地回答:「那你如果想去藥房買DHA,現在出門還來得及!」我嘟噥:「我現在又沒懷孕,幹麻DHA濃度不足?」過了一陣子,他走近我身邊嘆了口氣,便將我拉近他腹部。我也不客氣地抱著他的腰,讓自己輕聲地哭了一場。他也很配合地拍著我的背,幫我順氣。

我邊哭邊說:「今天中午,對不起,我也不想發那樣的mail給你。可是,就是那股氣,一直壓在心頭。我排解不掉,怎麼努力叫自己開心起來都沒有用。遷怒到你身上,是我沒氣質。對不起。對不起。我好委屈,連想要放聲痛哭的自由都沒有!明明就很幸福的日子,我也覺得我一直將生活情趣維持得很好,還會請假丟下孩子跟老公去渡假!怎麼,才渡假沒兩三天,老公就去找別的女人排憂解悶!我的婚姻,結束的莫名奇妙!我完全不知道哪裡出了錯!這樣子要我堅強起來,要我面對現實,好難!而且,發生以來,我完全找不到機會放聲痛哭!不是在上班,就是下班接兒子在身邊。等到孩子哄睡了,自己也閉上眼睛了,再下一次睜開眼又是上班、下班、照顧孩子!就連去北海道散心,也只能蹲在深夜的街頭無聲地流淚!我連大哭的權利與自由都沒有!」哭了老半天,他真的就是站在那裡老半天,提供他的肚子借我靠。哭完以後,心情真的舒坦多了,倒是換成他開始憂鬱了。沒兩下,MC真的來了!自己都覺得好尷尬!怎麼早來這麼多天?晚上,他還很主動地來幫我推拿後腰,好讓我生理不適可以紓緩些。

週六早上,大概是昨晚這樣一鬧,他一路直睡到下午一點才起床。晚上,兩個孩子玩水,將水桶弄滿泡泡。他將兩個孩子拎出浴室換我洗澡,我上過廁所後將水桶的水倒入馬桶時,才發現水桶裡有孩子們的玩具!玩具一掉入馬桶,我馬上伸手要撿,已經來不及了。因為水還是照舊沖得下去,所以我只想:「玩具沒了就算了!少一個玩具孩子不會發現的!」(掉下去的玩具是長管狀,有5cm直徑,10cm長吧!)周日早上九點,很反常地,他竟然早就起來在廁所不知忙什麼。我起來探頭一看,他就開門臉臭臭地問:「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倒了什麼進馬桶?」我也沒想什麼,直接就回:「就孩子的玩具阿,大概這麼大吧!怎麼了?」他更臭地回答:「這馬桶完蛋了!我從昨晚通到現在!」「你要上廁所,去房間那間上!」我只能縮縮脖子,乖乖回去把那間已經堆滿雜物的『儲藏室』收拾乾淨,恢復他原本『廁所』的功能。大概是我動作太慢了,還沒收乾淨,他就過來叫我先上還沒修好的馬桶。我特別強調,我只是要上小號。哪知,一坐上馬桶,就~~~~拉肚子了!
自己還在馬桶上尷尬著,他就在門外喊衛生紙不可以丟入馬桶。我開了門縫,怯怯地說:「我~~~拉肚子了。你要拿垃圾袋來給我裝衛生紙嗎?」他一付氣到沒力的樣子,回了句:「那就算了,已經沒差了!」我更尷尬地將衛生紙丟進馬桶中,穿好衣服出來。天哪,好想挖個地洞把自己埋起來算了!都要離婚了,還要拉屎給他收拾。他把自己關在廁所中,跟我的便便奮鬥了好久;我在廁所門外,也尷尬了那麼久!

早上10點半,他終於從廁所裡出來,宣佈馬桶完全完蛋了!我也趁機跟他說:等等11點多,Karen要來我們家幫我們簽離婚協議書。他不置可否地鑽進主臥中陪孩子玩,還"聽從我的指示",很努力地教妹妹認識顏色。哪知妹妹完全不受教,累到他受不了,倒頭就睡,把妹妹丟給哥哥教。也好,省得Karen來簽字的時候,彼此尷尬。Karen簽了字以後,還對我說我們兩肯定復合的。我不置可否。老實說,相處到今天,除了怪,還是怪。要跟一個必須小心翼翼對待的人"復合"?很怪!比拉屎給他收拾的感覺還怪!

他這一覺又睡到下午三點才起床。起床後,我弄了些燴麵及燴飯給他和孩子吃。到了下午四點半,他突然換上外出服,一付要出門的樣子,卻又只是坐在地板上看著我和兩個孩子。我悶悶地趴在床上想著要怎麼詢問哪時去辦登記的事情,越想越悶。看著女兒開心地撲到他身上撒嬌,又撲到我身上撒嬌,我嘟噥著:「今天是七夕耶!」然後毅然地起身,帶著『風蕭蕭兮易水寒』的決心,對他說了句:「我決定了,我也要撒嬌!」就坐到他面前,直接抱住他的腰,把臉埋在他肚子上不說話。他沒推開我,還將手放在我背上,然後我就很沒用地又落淚起來了。他還很"好心"地幫我把孩子兩趕出主臥,免得我要在孩子們面前表現出沒用的樣子;還"好心"地從冷氣風口的地板移駕到冷氣吹不到的床上(因為我怕風,全身冰冷),讓我可以更"舒服"地"撒嬌"。他這樣一路拍著我的背,我一路對著他肚子低語,把自己的尷尬與委屈嘮叨出來。真的好舒服,舒服到我忍不住打起瞌睡起來!在快睡著時,撐著跟他說,記得6:30要叫我起床。他問:「為何是6:30?」我答完:「因為要準備晚餐給孩子,還要伺候他們兩洗完澡,趕10點前開始哄睡覺,就差不多是6:30該起床了。」就昏睡過去了。
6:30,他準時讓女兒進門來叫我起床。當我在廚房裡忙著洗菜煮麵時,他說了句:「我不吃,有事要出門一趟。」其實,我只想到他是要去跟別人過七夕,不想他出門,但是又說不出口。掙扎了半天,只說了句:「那我可以問你打算哪時回來嗎?」他遲疑了一下回答:「看事情哪時辦完。」我就只能很有氣質地對女兒說:「跟爸爸說再見!」他,就出門了。當然,馬桶還是沒好!
晚上9:00開始"逼"孩子們睡覺,孩子吵著不睡,女兒還吵著要講電話。我只好把電話拿給哥哥,由哥哥撥給爸爸,讓女兒可以跟爸爸說晚安。電話裡,哥哥"質問"他去哪了,他好像是回答去買東西了,所以掛完電話後,哥哥吵著說要等爸爸買完東西回來,看買的是什麼東西才要睡覺。我只好再撥一次電話給他,問他怎麼會跟兒子說他是去買東西。他的回答是:「要不然那個馬桶就這樣放著不處理嬤?」我楞楞地回:「ㄚ我以為要放棄,要去找水電工來處理了!」10:20,他帶著"買回來的東西"回家了,兩個孩子還在興奮狀態。他主動拿著藥膏要幫我推拿我已經疼了5天的左腳經絡,兩個不睡的孩子在兩旁爬來爬去地被趕。哥哥一直吵著要聽我說話,我就談交換條件──乖乖躺好,媽媽才要解釋馬桶壞掉的故事。哥哥只好躺下閉著眼睛,妹妹沒人陪著鬧,也只好窩在哥哥身邊"休息"。聽著我低沉的聲音說著我怎麼把玩具丟進馬桶、馬桶怎麼連到化糞池,化糞池是幹麻的,爸爸為什麼要這麼辛苦修馬桶、媽媽在尷尬什麼,為什麼NEMO是跑去海裡而我們的玩具卻是卡在水管裡,加上三不五時的抽氣聲(因為那條筋真的很痛),兩個孩子11點不到就全昏睡過去了。當晚,他推拿完、洗完澡後,又自己將枕頭從遊戲間拿回主臥,睡回兩個孩子的身邊(地板)了。~~~~有人離婚前才又同房不共床嬤??

今天早上,收到他e-mail說他這兩天都有課,希望我去接妹妹。還有句:
馬桶還是沒好,我再另外想辦法;最後的方法,週末白天我把馬桶拆掉,因為要敲開,會有噪音不能晚上弄

有誰在離婚前,還拉屎給"前夫"收拾?有誰在離婚前,還這麼"盡心盡力"地幫"前妻"收拾大便??

創作者介紹

我在,故我思!我思,故我寫!

妖精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