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自席慕蓉『無怨的青春』:
若你們能始終溫柔地相待
那麼
所有的時刻都將是一種無暇的美麗
若不得不分離
也要好好地說聲再見
也要在心裡存著感謝
感謝他給了你一份記憶

經歷這麼多次的傷害,夢幻的我,真該把席慕蓉扔一邊去了嗎?想好好說聲再見,想在心理存著感謝,竟是如此困難!

因為前面那兩篇『自作自受吧』以及『左右為難』,眾朋友見到我們倆之間的氣氛變好了,甚至好到讓人以為我們又將恢復成當初那對人人稱羨的恩愛夫妻了,紛紛寫信來告訴我他們感觸良多,或是勸我原諒他。但是,是嗎?

他在6/24~6/28我最不舒服的那幾天都天天主動幫我推拿減輕身體的不適,兩人之間也是『相敬如賓』。然而,我卻很清楚,兩人之間的客氣,其實是戰戰兢兢地維繫著。這樣的生活,像是生活在戰後地雷區,沒人知道地雷埋在哪裡,那時會誤觸引爆,只能小心翼翼地踩著每一步。IP的妹妹6/26~29出差不在家,他從6/26~29每晚加班到超過12點才回家,而我,壓根兒就不相信他是在公司加班。我僅存的毅力只能阻止自己繼續往下想像他在幹麻,卻無法讓自己相信他的『宣稱』。

眾親朋好友的來信中,引起我最多共鳴的是他教練的來信。教練說他的心情是恨鐵不成鋼-老師傅看著昔日愛徒自毀前程。我回信說:我的心情是恨鋼怎成了破銅!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本來就有各自的立場在。當兩人同心、或是說濃情密意時,自然會在自己的立場上,多為對方著想。走到今天這個局面,要我單方面放下自己的立場去為他著想,有必要嗎?要勸我:「婚姻中不只有愛情,也有恩情。別堅持沒有愛情就不要這個婚姻,想想過去他對你的種種恩情。」「別去逼他認錯,兩人努力走向未來。」我只能回答:
今天這樣的相處,還有恩情存在嗎?他對這個婚姻,連基本尊重都做不到!我對他,連基本信任都沒有。可以告訴我,這樣的婚姻存在的必要性在哪裡嗎?
要我原諒他,也要他想回頭吧?他,想回頭?知錯?

對於這難得的和平,就算明知道它只是表面而已,我比誰都還要害怕再次引發衝突。我真的吵怕了。所以,當大家催著問我是否打算復合了,那個星期裡,我只能回答大家:not yet!直到6/30,我鼓足了面對下一次衝突的勇氣,終於主動引爆一個地雷。我主動對他說,希望他告訴我,他心中的盤算是什麼。
這一個星期來的和平,我很珍惜,卻也很心驚膽顫。我希望我們可以平心靜氣地好好談一談,看看你希望的是什麼,我能怎麼配合你,達到我們兩個人都可以接受的平衡點。過去的傷害已然造成,如果希望將來的每一步可以踏穩前進,必須對過去的傷口做處理。
因為我已經被打擊太多次了,以至於我對你的信任已經蕩然無存。你說你在加班,我
壓根兒就不相信。我只能做到不去想像你在做什麼,可是我真的無法相信你。過去的種種,因為你習慣什麼都壓在心裡不說,所以會給我無限想像的空間。這樣,對你、對我,其實都不公平。發展著那些醜陋的想像,我很痛苦;你根本沒做的事情被人如此「想像」,對你也不公平。如果可以,是否可以試著說些什麼來中止我錯誤的想像?
你知道我有多愛你,所以,發現你跟他的打情罵俏的MSN紀錄,對我的傷害有多重?我幾乎喪失活下去的力量,只能攤在床上,死命地瞪著兩個孩子,提醒自己不能死。
在我好不容易站起來以後,又看到你的MSN紀錄。紀錄是有日期跟時間的,所以會很清楚地看到,在我掙扎求生的時候,你正開心地在MSN對她說:我在房間裡沒出來書房打攪你們,這樣的天氣,讓你好想找他去泡湯。於是,我第二次被打回地獄!
再度掙扎著爬回來,卻又在兩人談離婚,你告訴我你們倆是心靈伴侶,讓我決定放你走以後沒三天,你竟然突然變臉吼我:「我以為跟你把話說清楚會有幫助,沒想到只是讓你反覆覆誦,一點幫助也沒有!」我第三次被打回地獄!
之後,我努力站穩過活,卻又在你出差時,發現你戶頭餘額只剩不到1萬5,疑似脫產。我說疑似,是因為我挑明了問你,你的回答卻只有短短一句:「我沒脫產!」對於錢的去向,完全不做交代!所以我不斷定你是脫產,但是,沒有其他解釋可以讓我相信你是好人,沒有惡意。我第四次被打回地獄!
這樣接二連三的打擊,我早已是驚弓之鳥。所以,儘管你過去這星期對我這樣地溫柔呵護,我卻只能再三提醒自己,千萬不能鬆懈。要不然,誰知道我撐不撐得過去第五次的打擊?
而他的反應是──生氣了!氣到又開始自我虐待去睡地板了!

7/1早上,他才終於被逼問到回答他的期望:最基本的,希望可以過著沒有人三不五時發瘋打人罵人或是說些543的生活。


順著他的話,我告訴他,希望可以過著沒有人三不五時發瘋打人罵人或是說些543的生活,可以有很多方法達成。要嘛,離婚搬離開那個你認為會三不五時發瘋打你罵你或是對你說些543的人;要嘛,不把那些話當成是543;或者,找出那個三不五時發瘋打你罵你或是對你說些543的人會這麼做的原因,把那些原因解決掉。談情、談錢,那個對你比較痛比較不想談?如果你想回來這個婚姻,你是否該試著將你的錢交出來換取我的信任?或者,就簽個字辦個登記,省得我還三不五時煩你情不情錢不錢的?
他氣到對我吼:結果你就是死要錢嘛!
我不回答,心中悄悄OS:你不也是卡在錢上不肯簽字離婚?

之後,又在前往買新手機的路上,我說:
任何事情都是有代價的,不談情就談錢。你要是痛恨見到我,那就花錢打發我;或者你不願意付出代價,覺得重新談情會比較好過?你要不要付我手機的錢當作送我的生日禮物?」他不吭聲,我笑笑地拎著錢包一個人下車。

哪知,挑好手機後,他突然出現,臭著一張臉掏出信用卡付錢。買好手機上車後,我又引爆一個地雷:「我應該當成你想跟我談情省贍養費,還是想開了,願意花錢打發我了?」他依然臭著一張臉不說話。到了晚上7點半,他突然換上汗衫說要出門剪頭髮,就像火燒屁股般地衝出家門。這一剪,就剪了兩小時。我等到心痛到忍不住跟兒子說:「媽媽想把88趕出這個家了,因為88老是說謊話騙媽媽,讓媽媽好難過。」兒子竟然回答:「不要趕88走,因為我喜歡88。我早就知道88在說謊了,可是我喜歡88,所以我還是希望88在家裡。你就學我當作沒聽到,自己過自己的日子就好了嘛!」這還是5歲孩子會說的話嗎?我茫然了!

日子是我在過,是我兩個孩子在過。我每天都在問我自己,我所走的每一步到底是對是錯?對孩子們到底怎麼做才好。對!我愛他!就像他教練一樣!就是有那份愛在,所以才會更氣。你好好的一個人,本性不該如此!為什麼要把自己搞成這樣?那種混合了深深的疼惜的氣憤。只是,我有我自己的傷口要舔舐。要面對自己的傷口,還要提心吊膽地提防枕邊人第五度的傷害不知會以什麼形式在什麼時候出現,還要每見他一次「臭臉」就氣憤地心疼他一次。唉!

昨晚,我再挖了一個未爆彈出來。不管要怎麼走下去,至少在現在這種沒有信任沒有尊重的關係下,各自該付的錢總要分清楚吧?直到上個月,他自己的保費、他爸媽的保費,都還是我在支付!所以,我開口請他還錢。這已經是第三次請他『還』錢,他還是不動聲色,當作沒聽到。當我堅持,現階段應該把錢算清楚。反正在登記離婚前,錢在誰名下,都還是兩個人的財產,到時離婚時都要重新分配。他很生氣地跳腳:「那就把錢都擺在我名下,不行嗎?」其實我很想回:「因為你有把錢拿去送給別人用的不良紀錄,我沒有。所以錢不能再擺在你名下了!」但是,還是忍下來沒說。之後,還主動對著怒氣完全被引爆了的他伸出手來,勸他:
不管將來要怎麼走,如果你放不下你的敵意,我們之間是協調不出平衡點來的。
現在你的敵意這麼強烈,我們也談不下去了,所以,各自休息吧!
你還經得起玩笑嗎?經不起,下面說的話就當沒聽到吧?
以前吵架時,老師不是都要吵架的雙方「握手」言和嗎?
人家女生都主動伸出手來了,你這大男人不會這麼小家子氣吧?
誠如我將我媽媽的來信轉給Karen與DT時,他們給我的回信所說的:
DT:
也許妳可以懷抱這個恩情,用席慕容的浪漫

來悼念你的愛情
要是我的話,也許把一切重新歸零
這樣的鴻溝才有彌補的可能
但現在的問題是,TS有沒有歸零
要讓身心俱疲的妳馬上要重新開始,實在強人所難
由妳單方面來做,是不是TS能懂得知足,或是
我昨天MSN上說的,哪天他又說,是妳求他回來的
那時對妳的傷害,會不會更深
所以,我不認為現在有任何單方面改變的需要
Karen:
這種事真的很難講 每個人也都各有立場

要說的話,我也看到妳對TS好的那面
或許不是噓寒問暖,而是你放他悠遊於自己興趣的那部份
哪有人老婆還在坐月子時跑去潛水的呢?
這樣還敢說自己對老婆呵護備至嗎?
當初我也是覺得自己都在照顧我老公一大家人
外加他幾乎完全無心在家中
就連我主動接近還是被拒
我才覺得夠了
但是我們吵開來,我有把種種不滿都講出來
然後他也因為不想失去我,作了很多修正
現在你們的情形是:
他根本完全不願意溝通
就算你真還有心力要作調整,也無從著手
你怎麼知道你作的是對的?還是惹人嫌,覺得你纏著不放?
以前的一切,一定是有哪裡不對,所以出了狀況。但我不認為應該用錯誤來解釋它。
你說的愛情是今後沒有愛情。
我沒看到你否定一切。
否定一切的人是他。
我同意婚姻中是還有恩情的。
你或許也可以考慮像你娘講的一樣,
但你可以回你娘說,這種事,一個人作不來的。
就算要檢討,也不是你一個人在那邊檢討就夠的。
要兩個人都有心不是嗎?

他的心,他藏得很深。我看不出來他有心「回頭」。我只看見他的厭惡與轉頭離去。讓我日復一日地過著自己都忍不住覺得自己很孬的日子──我到底是為了什麼要這樣踐踏自己的尊嚴?

當我還在北海道時,他朋友有問過他,能否接受兩人為了孩子待在這個婚姻中,但是各玩各的?他的答案是:不願意的是我;提醒他,如果真的離婚了,千萬不要太快再投入下一次的婚姻中。他就馬上變臉頂回去:這是以後的事,不必現在談!反問我自己,那我呢?能否接受兩人為了孩子待在這個婚姻中,但是各玩各的?對不起,我的道德潔癖讓我玩不起來。所以,他說對了,我不接受。我最大限度只能接受兩人婚姻結束後,為了孩子還同住在一個屋簷下,各玩各的。
從北海道回來到現在,工作忙得我無暇好好地與自己對話。面對大家的「勸慰」或是「感想」,我真的無言以對。沒錯,我是感情放得很深,我是拔不出對他深深的愛戀,就算他這樣地令我失望。然而,我一直在自我省思的是:我愛他,就代表我可以放棄我的尊嚴、放棄我的價值觀?
現在悶不吭聲地過著「和平」的每一天,我都有著我在自我蹧蹋的感覺。

DT真的說中了我最深的恐懼──哪天他又說是妳求他回來的,那時對妳的傷害,會不會更深?
我這樣自己蹧蹋自己的尊嚴,將我自己當成刀上殂,所換得的代價是什麼?代價足以讓我這樣自我蹧蹋?當跳開來以第三者的眼光看著我自己時,我都會忍不住想跳腳對我自己吼:天下男人是死光了,妳有什麼原因要這樣被他「瞧不起」、「玩弄」到這種地步?

勸我委屈求全的媽媽跟其他朋友們,你們有想過什麼叫做「貝戈戈」?人,就是「貝戈戈」!因為很難上手,所以無法朝夕相處、還主動去巴上別的男人的IP對他才會那麼地有吸引力。所以永遠對他訴說著深深愛戀的我,令他生厭無法珍惜!不管我是否還要回頭的他,要他回頭,先甩了他,看來會比現在默默守候伺候還有用。不要他了,當然要甩了他;要他回頭,更要甩了他。

我無法說服我自己,天下有什麼東西比自尊更重要。我默默地過著瞧不起自己的每一天,只因為我已經累到無法面對衝突。等我和平日子過夠了,工作也不再忙到連週末都得回去加班後,無法再以麻木的態度面對他的時候,我是否還能忍受自己都瞧不起自己的「和平」狀態?

離婚,對我,真的不見得比較可怕。可怕的是,多年以後暮然回首,才發現我無法喜歡我自己、我無法尊敬我自己、我的孩子也跟他們的爸爸一樣瞧不起我!

你讓我的懂事 變成一種幼稚
你讓我的驕傲 覺得很無知
你讓我的朋友 關心我的生活
你讓我的軟弱 陪伴你的自由
離開我 你會不會好一點
離開你 什麼事都難一點
車來了 坐上你的明天
車走了 我還站在路邊
你要堅強 要懂得放下 要學著承擔 學著勇敢 學著長大
不要沮喪 不要再逞強 難過的時候找個地方哭一場
想要給自己放個假 想要結束這許多爭吵和原諒
討厭不一定離得開 離開不一定能忘記
忘記不一定不傷心 傷心不一定能痊癒
所以 那傷害是已經在了
我也是已經哭了 心也脆弱地碎了
所以 為什麼 你還不承認呢
(摘自陶晶瑩『我變了』專輯中的歌詞)
創作者介紹

我在,故我思!我思,故我寫!

妖精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