嘗試著整理這三天來發生的事情,卻發現真應了自己跟心理諮商師說的那句話︰「這段期間瞬息萬變,朝令夕可改之」。還真是--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越來越覺得,很多事情,真的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上。算是決定要離婚了,所以這四天假期也不跟他們一同回高雄,連他們除魔約到哪時去都懶得問了。本來計畫好了,4/5他們南下後,下午2:00跟心理諮商師會面,進一步釐清自己的思緒,想辦法找出我心底真正想要的路;4/6乖乖去上班;4/7回台北去逛街買衣服、約律師談談怎麼離婚對我比較有利、晚上去娘家鄰居的師姐那裡問問要怎麼除魔,算是盡最後一份道義。在確定好接下來的所有行動方案前,面對他家呢,就維持不動聲色。甚至,我行動綱要都快要列出來了。包含以前學過的談判技巧,列出雙方目前手上掌握的資源與條件、如何探詢出自己手上是否握有任何對方在乎的籌碼可以談判、以及談判失敗時,上法庭的最糟底限。

然後,我娘在4/4那天下午,跟我小阿姨去找一個據說很靈的算命師,拿著我跟他的八字與姓名談了兩個多小時後,當晚就急沖沖地要我馬上離婚、4/7也不必去找什麼師姐了,反正就是要用最快的速度跟王家切斷關係就對了。那位算命師看到八字跟姓名後,劈頭就問︰「你是姓王還是姓林?」我媽媽回答是姓林的之後,算命師馬上說︰「你回去馬上叫妳女兒立刻離婚。什麼都別要,贍養費、監護權,通通都不要,先跑再說。」
大意是說呢,起源就是他王家祖先在作祟。他王家祖先有倒房(註:未生小孩(繼承香火)即過世的男性)、還有雙姓(註:有人是被招贅進來的),還有當初他爺爺往生後,我公公行四未分爐來拜祖先,所以我老公一出生就註定會有現在這個劫難,誰嫁到他家誰就倒楣。如果他們家不出面來處理這祖先的問題,我們林家完全無法幫忙,那這祖先就會先從我老公這個獨子鬧起,進而影響我這長媳。再不處理,接下來就是他們王家那兩個小孫子孫女要橫死了。我可以透過離婚來與他家做切割,這樣就可以保住一條命。但是絕對不能將那兩個孩子帶在身邊,否則還是跟他王家有關係。加上我命格註定孤寡(無夫無子命),孩子帶在我身邊也是會因為我的命格而註定死路一條。(簡單來說,只要我婆家不處理,我兩個孩子就是橫死一條路!太誇張了吧?)另外,我先生現在對我所有的冷處理、絕情寡義,才是他真正的本性。過去14年來的甜蜜,都只是假象。他就是會這樣不斷地對他著迷的女人卑躬屈膝像個妻奴,對他不再著迷的女人絕情寡義。離婚後,我會有男人緣,但是千萬不要再度踏入婚姻了。可以同居,千萬別結婚。(看到這裡,會不會覺得我怎麼這麼歹命?結果跟DT說,她竟一邊照顧她那兩隻寶貝一邊羨慕地說︰「拜託,你這命有多好!年輕時不用幫小孩把屎把尿,老來不用幫失智失能的老公包尿布!」)我小阿姨很不能接受,直追問要如何才能化解。算命的才說,那就是離婚,又把兩個孩子帶在身邊。等到他42歲那年,才會想起他是個有孩子的人,回頭去找孩子。這時,才會重新愛上孩子的娘。(DT又安慰了:「42歲,妳再熬個5年就好了,也還沒太差嘛!」只是,我幹麻這麼倒楣,要莫名奇妙苦這5~6年?我是哪裡對不起他了?)

施寄青說女人遭逢外遇時,一定會去找三師︰美容師、律師、算命師。我除了找過美容師幫我換了個髮型外,剩下兩師,我娘全幫我找齊了。我耐著性子跟我娘再次提醒我的信念︰千萬不要在情緒激動下做任何事情!所以呢,離婚,也要謀定而後動。不是你現在聽人家說我不離婚會死,所以就要『馬上』離婚;原先約好的師姐呢,也就繼續維持,好讓我可以達到我設定的『停損點』,問心無愧地離婚。覺得有些滑稽,怎麼老是我這個當事人在安撫我娘這間接關係人呢?

4/5下午,按照原訂計畫跟心理諮商師會面,談了三個多小時。從釐清自己潛意識到底要的是什麼;進而從我老公的原生家庭成長歷程去了解我老公今天的行為,試圖找出他現在種種行為的原因,好能夠在進行離婚協議前,達到「知己知彼」的程度;最後再去比較分析兩個原生家庭,判斷兩個孩子後續的教養由哪方執行,能提供孩子們較佳的精神生活。談完後,心理諮商師建議我可以回家後,將這次面談過程做個整理,有助於更清楚自己的思緒,更能知道下次面談的目的。
對於我這段期間種種抓狂的行為,是否真的是因為『愛他』?試著分析我自己的心態,也許這些抓狂,是源自於不被尊重。有沒有可能,我根本不在意的人,做一些蔑視我或是嚴重違背我的基本信念的行為時,我也會抓狂,而不是無所謂?當能夠越來越釐清自己對『現在的他』,到底是否還有『愛』的成分在,越能夠幫助我去做一些理智的決定。不要總是將自己那些『在乎他』的行為,直接與『愛他』劃上等號。因為觸及到基本信念時,不管愛不愛那個人,基本上都會引起強烈的情緒反應。
大致上來說,某種程度,心理諮商師贊同算命師所說的,現在我老公的樣子才是他的本性。以我所提的兩個事例來研究我們倆的原生家庭對我們倆的影響︰

事例一︰
小時候,我家住在公寓裡。每當我媽媽從菜市場回家,我在房內聽見上樓的腳步聲,就會很開心地衝去門口開門,纏著我媽媽問︰「你今天帶什麼點心回來給我?」
我老公家是獨棟的,當爸媽從菜市場回家,他們家三姊弟一定要派個人在二樓陽台放哨,確認今天媽媽的天氣如何。如果天氣好,就三個人一起下樓幫忙提菜;如果天氣不好,就三個人派一個代表下樓幫忙提菜兼挨罵。所以他們家三個小孩從上學以來,就不想回家,只好留在學校唸書好能晚些回家。就這樣,他們三姊弟全念成了全校第一名。
事例二︰
當初還沒結婚前,我在楊梅工作、他在新竹。假日不是相見約會,就是各自回各自的家。每次要決定不約會而各回各的家時,如果是我決定要回家,我總是說︰「嗯,我已經有幾星期沒見過我媽了,我想回家找我媽。」而他的說法總是︰「我已經有幾星期沒回過家了,所以這個星期應該要回家了。」幾次下來,我終於對他說︰「如果有朝一日我們兩結了婚,我希望你每天下班後之所以回家,是因為你『想』回我們的家,而不是『應該』要回家了。如果有那麼一天,你發現你下班後之所以回家,是因為你『應該』要回家,請你通知我一聲。因為,那代表我們的婚姻已經走到盡頭了。」

在他大學離家前的18年來,他接受了18年的訓練,訓練他如何看人臉色,他看著他爸爸如何對他媽媽的歇斯底里不做回應。說得好聽,他跟他爸爸都是相當內斂沉穩的人。在心理學上,內斂不見得好,要看內斂的成因。同時,內斂對他們來說,算是種『潛在個案』。過度的壓抑,有違人的本性,通常會造成人格某種程度的扭曲,甚至將來會在某個引爆點下發生『反撲』。從某種層面來說,我現在對他的那些抓狂叫囂,正是在複製著我婆婆對我公公的行為模式。所以他可以如此平靜地毫無反應,因為這正是他過去18年來所過的生活以及所受到的訓練。面對這些叫囂,只要關上心門築上高牆,就不會受傷。
同時,以他的原生家庭來看,他應該是不懂得如何愛人。小時候沒有被充分地愛過,也許會造成長大也不太會愛人。因此,當我們家裡迎接了第二個寶貝後,他不懂如何給愛、如何愛他們兩,只感受到教養小孩的壓力,所以很有可能因此誘發了他的反撲,讓他決定不再繼續勉強自己維持過去36年來的形象-負責、愛家、老實、孝順等等非自願性的行為。
進而,他與我這兩個原生家庭,將來在離婚後,都會成為我們各自實施監護權時的後援。那麼,那邊可以提供孩子較佳的精神生活?至於算命師所說的,我命中注定無子,孩子跟著我,也是死路一條。用一個簡單的問題來協助下決定︰人終究一死。活得短暫但是比較快樂、活的長久但是壓抑。兩種活法,你要選哪種?
只是,在很努力地從心理學的層面來探討我老公目前的種種『異常』行為後,心理諮商師還是承認那些靈學層面的說法。畢竟一路下來,我娘到處去問各種大師與廟宇,竟然彼此完全不認識的人們,全都說詞一致。這樣的『巧合』,實在叫人無法不懷疑這所謂的入魔是事實。加上不管如何個性反撲,我前天晚上突然覺得對我老公感到毛骨悚然的怪異行為,實在無法用心理學說解釋︰前天晚上明明天氣冷得要死,他睡覺的房間又比我跟兩個孩子同睡的主臥來得寒冷,而在我跟兩個孩子穿厚睡衣蓋兩件厚毛毯睡在主臥時,他卻只穿內衣褲蓋件薄被,還開窗『透氣』。兩次闖進他房間詢問他是否需要從主臥拿被子加蓋被拒絕時,竟還發現過去有潔癖到無法忍受地板上有頭髮掉落的他,竟能將換下來的髒襪子、內褲等,放置在他枕邊地板上,並且處之泰然。沒潔癖的我,單單用看的都受不了了,而他卻能安睡無礙!
回家思索該如何讓他願意上協議桌時,要命的同情心又開始泛濫了。我忽然覺得他是那個面對母親的精神暴力而無力反抗的無助小男孩。對他的『悲慘』遭遇,充滿了同情與憐惜。這種情況下,把他趕出去,實在有些可憐。加上算命師說的「只能同居,不能結婚」的孤寡命格,我異想天開︰或許可以跟他提議,我們之間已經無法當夫妻了。但是還是可以嘗試當朋友、甚至是「同居室友」。請他簽字離婚,讓我不用再當『王太太』、『王家的媳婦』,但兩人還是住在一起,分工合作撫養這兩個孩子。這樣一來,我也不再有任何可以對他交女朋友生氣抓狂的立場,對他與IP的行為,我也不會再有什麼反應;我自己也可以自由地與別的男人交往,只要雙方別把戀人弄回這個房子裡就好。各自在外,各求發展。這段『同居』期間,我還是繼續幫他整理衣物與家務,他也分擔一些工作,以求同居地的整潔。因為我是屋主,每個月收些租金也是應該的。
還在那異想天開著,發現已經晚上9:00,便決定先打個電話跟兒子聊過天後再來整理心緒。哪知打去時,兒子正玩著電動,沒心情跟媽媽說話。結果,電話被大姑接走,大姑劈頭就問︰「妳哪時要回來?」打算暫時不動聲色,只好老實回答︰「他傷我傷得太重了,他說你們王家沒人要我回去,所以沒打算回去。」我大姑馬上說︰
上回幫忙處理的乩童,這天下午託我小姑的婆家的長輩帶話回來,說我老公這次遇魔的事情相當棘手。那個魔不只會去影響我老公,也會去影響他週遭的朋友,讓他朋友對他糾纏不清:也會去影響他老婆,讓他老婆抓狂,使他更加心生厭煩。所以,4/9早上10:30在南鯤鯓辦事時,他的姐妹不到沒有關係,他的老婆務必到場!所以,不管是人(我婆家)還是神,通通要我回去!叫我別去理我老公那個鬼說的鬼話!如果覺得兩人睡在同一張床上會尷尬,就叫我老公去睡地板,我跟兩個孩子睡床!
回頭去跟我娘商量後,我娘竟然馬上堅持要我回去除魔。還說,當初要我離婚,是因為除魔太辛苦,覺得他們王家不做,那至少要保全我一人!現在他們王家既然要做,就算不為我老公,我也該為我兩個孩子努力,好保住他們兩的小命。(誰叫我當年要生這兩個命中本無的心頭肉,天生個性還要這麼『宅心仁厚』!)於是,忙了這一大圈,又再度繞回『除魔』這條路了。

真是造化弄人,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啊

創作者介紹

我在,故我思!我思,故我寫!

妖精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這個..太妙了..原來搞了半天..就是該"除魔".....我老公也外遇...也為了外遇對我又吼又叫的....那我是不是也該"除魔"一下
  • 這~~~不能這樣類比吧??
    我是因為剛好有親戚是通靈的,加上他妹婆家是在南鯤鯓當乩童的,兩邊完全沒聯絡,卻講了一樣的話,所以才能"賴"到鬼身上。
    不過,除不除,都跟我要不要離婚無關。除了,只是盡完我該盡的道義責任,就可以切八段。
    要是沒有鬼可以賴,那我應該第一時間就切八段了,連浪費時間除魔都不用 ^^

    妖精媽咪 於 2011/05/24 22:20 回覆

  • 訪客
  • 其實離婚對我來講是很容易的,而且我心裡調適得還挺好的,在我對另外一半心灰意冷及看到他真正的人格的時候.但最痛苦的是小朋友的問題.他會極度的失去理智來騷擾我和我娘家的人,或是心情不爽的時候的發洩自己的情緒,也不管小朋友已經害怕到大哭,郤只丟下一句話說小朋友他本來就要要適應自己的老爸..面對這樣的人,我心裡真的對於小孩子放心不下,這樣的人根本沒資格照顧小孩...現在呀,通靈的乩童都說如果我上法院爭到監護權,我先生會讓我娘家家破人亡,要我不要去爭呀,而且不是一個神明說的@@~~~沒辦法除魔.因為我已錯失良機.哎~~天天我心裡好掙扎,到底要不要上法院呀~~~
  • Hi, 我猜你跟前一則的訪客是同一人?
    基本上,我勸分不勸和的。所謂的「再氣,都別說離婚二字!」針對的是氣話。離婚應該是深思熟慮後的決定,不該是一時衝動脫口而出的話語。
    如果像你所說的,對方已經涉及家暴問題(暴力含肢體跟精神言語喔),那我絕對是建議我朋友,快帶著孩子能逃多遠就逃多遠!通靈的乩童所說的話,聽聽就好。日子在過的是你跟你孩子,沒有人能夠幫你過好你的日子,除了你自己。

    加油!!別掙扎了!去跟律師好好談談吧,看看法律可以幫你甚麼。如果對方真有暴力傾向,而且你有蒐證,監護權自然就是判給你。

    妖精媽咪 於 2011/06/23 17:18 回覆

  • 訪客
  • Hi,我#2訪客啦.和上一則並不是同一人啦.收到妳的回覆了.謝謝妳良心的建議.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