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真的有許多我們無法解釋的事情
所以孔子再博學多聞
他還是不知道也無法解釋這些"巧合"

所以他才"鴕鳥"地不語這段日子以來的經歷,老實說,真的可以用「子不語」這三個字來形容。會去用這些途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話說,我妹夫,台大法律畢業的法院公證人,是個通靈人,單單這件事就充滿矛盾感。妹夫的大學同學是個乩童,正職是位法官。

前數年,我娘曾因手臂疼痛到抓狂的程度,履經各正統及民俗療法都毫無效用後,經通靈妹夫介紹他同學,去給乩童問診結果,竟得到︰「多年前,妳曾經過一場車禍事故,死者是位女機車騎士,妳曾對他說好可憐,所以他就附在妳身上……」老實說,那場車禍是我跟我母親兩人目睹的,事後也沒跟任何家人提過,更不用說我妹夫,所以,知道我們有多shark了吧!之後,在那位乩童的協助下,花了數月的時間將那位往生者『送』走後,我娘的各正統及民俗療法便開始漸漸起了效用。夠玄了吧?別說我們這群大學畢業生們,書都唸到哪去。想想幫我們忙的人,還是個台大畢業高材生呢!

這回,我的婚姻降到冰點,而且還找不出理由。工作壓力大嗎?那他也不跟我說;我們孩子也健健康康地,沒什麼問題;他有外遇嗎?老實說,真的看不出來。就算是那位跟我們一同去印度的白目,真的也不算是什麼外遇;跟他要求離婚,他也不回應;我有什麼重大疏失嗎?他也不說,我想也該是說不出來。他想丟下我們自己去潛水去爬山,也都讓他去了,那麼,是什麼原因讓他對我、對孩子,厭惡如此?七年之癢?真有外遇了?那也不至於讓他這麼反常到所有認識他的朋友都覺得他跟兩年前判若兩人吧?就算有外遇,會連孩子都不要,看孩子的眼神像是在看世仇?

妹夫看完我的手相,斷定他沒我們所謂的『真正的』外遇。那是什麼造成我們失和若此?讓我無論是用哭的、用軟言相勸、用盡各種手段都無法讓他願意跟我「溝通」,談談接下來該怎麼辦。於是,通靈妹夫建議去問問他那幫過我娘的同學。給了他的生辰八字以及戶籍地,請妹夫同學幫忙『調資料』。在3/4上午,得到的答案是︰「神明說,你老公被魔附身,現在入魔已深,已喪失個人心性。一定要本人親自前來,才有辦法除魔。」天ㄚ!這是什麼ㄚ?本來該跟乩童約時間,看要怎麼把人「騙」去『除魔』。由於早在年假的2/23(五),為了老公說謊,從去年年底還沒鬧翻前就騙我2/23公司要上班,結果2/23也假裝出門去上班,其實沒去公司這件事,就已經跟大姑聯絡上,讓她知道我們家中真的出了事,夫妻倆已經不和到極點。所以聽到要除魔,馬上跟大姑連絡,探探她的心意,結果大姑支持我,還同意到時會幫忙騙去台中驅魔。3/5白天才跟同事商量好說詞,要大姑出面說是大姑有事要問,不想讓大姑丈知道,所以請老公陪他去,晚上又接到電話通知說︰「陳先生說︰『那個附在你老公身上的魔,不是一般的剛往生的孤魂,是有道行的。』陳先生自己的功力不夠,無法幫忙,所以轉介到中壢永順宮處理。」哇!我還被『交待』︰「千萬別去刺激你老公,他現在的那些不理性、情緒的反應,都是那個魔造成的。如果再去刺激他的心性,只是會讓魔性更強。」

3/5早上在公司收到妹妹的e-mail,確定要找永順宮辦事真的很麻煩,而且問事限本人,不得代問。所以跟宮裏接電話的人談過,決定先以我的名義去問婚姻,到時如果永順宮也說是有魔附身,再以老公身分掛號去除魔。3/6才剛決定要3/8白天過去,晚上老公說他3/7晚上要聚餐,當下便決定改3/7晚上去問事。馬上聯絡DT幫我接兒子放學並幫忙照顧到我問完事,也連絡Karen下班後來永順宮陪我。老實說,永順宮的位置真的好難找,照它網頁上的地圖找得到宮,還真的有鬼哩!當晚,一直到8:30才輪到我問事。我的問法是:「先生近半年來性情大變,變得暴躁易怒,經常無故晚歸且對小孩越來越不聞不問,請問原因為何?」哪知『千歲』開口第一句就是:「唉!你真傻。這婚姻你還要嗎?這應該有一兩年了,不是這半年的事了!」我當場傻在那裏,無法回應。進而再問:「千歲請明示,弟子不懂。」『千歲』轉問我身邊的Karen:「那你懂我在說什麼嗎?」Karen回答:「大概懂吧,您是說他有外遇了是吧?」

當晚我的心緒一片混亂,對於『千歲』說過的話,僅記得下列片段:

我家冰箱旁一牆之隔有廚房內的烘碗機,因為女人主廚房,冰箱冷,廚房內的烘碗機是熱的,所以難怪我會對我老公『熱臉去貼冷屁股』~~因為整個社區的廚房裝潢都是建商送的,交屋前就做好的裝潢,那不就是我們全社區的家庭都是太太對先生『熱臉去貼冷屁股』了嗎??
我老公這樣子對我們態度不佳,我必須溫柔以待個8年10年的,還不見得會回心轉意!~~那我是不是現在直接放棄比較快活??
如果要老公回來,就回來花300元斬桃花、點個壹萬元的「夫妻姻緣再造燈」即可~~我的底限是婚姻中決不能有性、謊言與暴力!所以我絕不斬桃花!

然後,我自認平靜地跟Karen道別,平靜地開上高速公路中壢交流道南下回新竹DT家要接孩子。Karen一直說我看來心緒大亂,讓我不明白我哪裡不對勁!結果,一切的自認平靜都在我開上交流道後瓦解了!我哭著打給我妹妹,第一句話就說:「永順宮說他外遇了!」我妹劈頭就罵:「他說外遇你就相信,你怎麼這麼好騙!我現在在忙,等我回到家大概是10點半再打給你!」然後再大哭著打給DT說:「永順宮說他外遇了!」把DT嚇壞了。下高速公路後,直奔DT家,在DT家樓下開了車門抱著她放聲痛哭!對我而言,我真的不能接受外遇。如果沒有魔,只是外遇,那這婚姻就讓我親手將它結束吧!DT也難過到不知該怎麼安慰我,只能靜靜的站在那裡等我發洩完情緒,確定夠冷靜去處理孩子的事以後,讓我帶著孩子回家。跟妹夫通了電話,妹夫強調:「辦事難,點燈容易。如果辦事只收NT$300,而點燈要收NT$10,000,那這個宮明顯就是在斂財。外遇跟遇魔兩者並不衝突,遇魔是因,外遇只是表象之一。當務之急應該還是以除魔為重,斬桃花就不必了。」當晚,老公一直到半夜一點才回家,我則失眠到清晨五點無法入睡。

3/9晚上,我硬是猜出老公的e-mail密碼。看了他的e-mail送件匣,我幾近崩潰!
原來當我為了印度之旅氣到離家出走,他未曾跟我說過半句好話,一直批判我的歇斯底里,但是卻寫信給IP,跟她道歉:
 
「覺得你淌這渾水實在委屈,也真的很抱歉讓你覺得有任何不舒服。我不知道我是否已經清楚表達出我的考量,是否你知道我想什麼。再簡單來說,我不希望造 成你的困擾或麻煩,不希望你有任何改變,希望還是可以有很愉快的相處跟活動,希望除了有點嚴肅的師徒關係之外,依舊還是難得氣味相投的好朋友。
不管教練的確實狀況如何,你我跟他的互動看來應該沒有什麼異狀。也許他根本不知xx他們的聯繫,也許他聽了置之無聊,也許他有其他想法;無論怎樣,結果還 是一如往常在這團體中的樣子。那....或許我們就不用想太多了。真的生活已經太多鳥事了,再在意這些,真的...難過啊。
希望這些干擾很快的消失,也許你早已不當一回事,不過我還是要說,抱歉給你添麻煩了。」

天啊!這是怎樣了?還讓我翻出他多封九月到十二月間,關心IP是否累壞了、是否有上班的e-mail!
他老婆都快痛心而亡了,他不聞不問,只顧著關心那個我媽說長得像許效舜的男人婆?我當晚心痛到想去死,要不是有兩個孩子睡在我身邊,我應該當晚就拿菜刀砍了我的腕動脈了!當晚,他又是半夜才回來。我在他回來時,堵住他的去路,輕聲細語地要求離婚,要他滾出這個家,理由是我找到些讓我抓狂的證據,只是沒明講是什麼證據。他聽完了,只回我一句:「說完了?那可以放我去大便了嗎?」當晚,他洗完澡以後睡得跟死豬一樣,而我,一夜未眠,一滴眼淚也流不出來!整晚都在拼命壓抑著自殺與閹了他的衝動!

3/10早上,我娘打電話來。本來不想說昨晚的事,實在是我娘說了,我妹夫跟陳先生認為我態度惡劣,他們沒有必要幫我的忙,所以除魔一事,他們不插手了!當場我情緒徹底崩潰,在電話中放聲痛哭,哭著說我要自殺,把我媽嚇壞了,堅持要馬上跟我婆家攤牌,沒道理做錯事的是那王八,他家風平浪靜都沒事,而我們這群沒做錯什麼事的受害者要雞飛狗跳成這樣!所以,我請大姑跟她聯絡,大姑也答應當晚會開家庭會議,把所有的一切,包含除魔這件事都跟公婆說清楚。當晚,我連老公的MSN密碼都猜出來了,結果一上線,就收到IP的離線留言,跟我老公說她設了一個兩人的公用資料夾。打開資料夾一看,裡面放的就是IP的個人照!

孰可忍,孰不可忍。半夜1:12就去找IP談,問她是否有喜歡TS到想把我換下來的心意嗎?IP回答:「他只是朋友,千萬別誤會。如果有造成你的不舒服,很抱歉,尤其是印度時。真的對不起,我真的那時沒想太多」
當我要求他別再當我們夫妻間的單身公害,別再跟他有兩人私下連絡,甚至別再把他當作傾吐對象時,她的回答是:「我只能說他不是我傾吐的對象,我有我自己的傾吐對象,你放心吧。」後面在我對她道謝,並且抱歉我們夫妻倆的問題流彈波及她時,她竟然還能很理直氣壯地回我:「很抱歉,我並不想去瞭解你們的問題,也不想參與。」

其實我看到這句話就該有所警覺,如果真是好朋友,怎會是這樣不聞不問的態度?然而,多年來對丈夫的堅信不疑,讓我沒想太多,還很開心地在3/11上午跟大姑說可以放心了。

3/11早上,婆婆先打來給我,我還在電話中直跟我婆婆道歉,說我們夫妻倆的事害她傷心。我婆婆根本不理會我的道歉,只是一個勁地要我保證別再跟老公吵架,讓他更不想回家。之後,他家人跟他談了很久的電話,擺明了要他回家除魔,而他也在電話中同意了。

晚上6:30,他什麼也沒交代地又拎著個包包要出門。7:30都還沒回來,打電話問他,得到的答案只有:「我在NOVA,我沒打算吃你做的晚餐。明天早上當然會回去帶孩子出門。」到了9:30,忍不住好奇心,去翻查他的MSN紀錄。終於證明他與IP間的曖昧了!那些紀錄的內容,任何人看了都會抓狂。

我真的覺得我很笨,笨到會去相信IP說的話!把那些紀錄E-mail給大姑看,並且懇求大姑找我婆婆出面叫他回家。相信嗎?他自己的媽媽在晚上10點多打電話哭著求他回家,電話講完後,他也隨之關機,直到凌晨2:10才回家。這段期間,我不斷騷擾DT,要她陪我說電話。要不,我真的快瘋了!而他,2:10回家後,就是直接進房不發一語死命地瞪著正在講電話的我。

3/12早上,三夜未闔眼過的我,整個人虛脫到彷如行屍走肉。撐起最後一份力氣,再度開啟電腦查紀錄!果不其然,IP真的在3/11當晚,一下線就把我跟她的對話紀錄post給我老公看!
中午,大姑出面去逼問我老公,昨晚搞到2:10才回家,是否去找IP了?我老公只是冷笑地回答:「我可以去的地方多的是,為何一定要去找她?」再逼問IP是否有跟他提及我跟她的對話,他依然否認,說IP從不跟他談家裡的事!這讓我大姑越來越相信我老公身上似乎真的有不同的頻道了。

當晚,我帶著兒子去DT家吃晚餐,借了她家的廁所,在廁所內放聲痛哭!好慘,知道這種事以來,只能強自鎮靜,硬逼著自己在同事與孩子面前裝做無事!只能躲到這裡來哭出心中的委屈。

3/15晚上,終於大姑他們確定好驅魔的時間,也跟我先生說好,3/17他必須搭16:50捷運南下,先拜拜以後,3/18晚上才要正式驅魔。3/18晚上,大姑打來回報經過。證實真的有個"女"鬼,在兩年前我先生下到水底時跟上來。那女鬼未婚且為意外死亡。跟她談條件請她離開時,她卻堅持什麼都不要,只要我老公!因為事先乩童並不知道我先生有在潛水,所以大家已經開始有些相信。後來,乩童還問我大姑他們,我先生最近是否有娘娘腔的表現。當下大家傻眼都回答不出來,而我卻馬上回答大姑:「你覺不覺得他跟IP的很多對話,很像是女子對情人撒嬌的態度?」一說,大姑馬上背脊全涼!大姑還跟我說:「你想,如果真有個女子愛上一個男的,那全天下最討厭的人會是誰?當然是他身分證上的配偶,其次就是那配偶的小孩了!所以一切他的異常行為都有了合理的解釋了!」

更重要的是,驅魔之前還發生一段對話,讓大家更相信我老公心神喪失。因為我老公長久以來,對於他妹妹所有的假日都不約會,全拿來陪我婆婆,好讓我婆婆沒空找我們的這件事情一直有愧疚感。
他總說,他欠我小姑的情,這輩子都還不完。只要我小姑開口,只要他辦得到,決不推辭!然而,周日有次小姑跟我老公在說話時,我大姑背對著他們在忙別的事情時,親耳聽見小姑對我老公說:「你有必要這樣惡狠狠地瞪我嬤?」如果老公沒有心神喪失,他絕不會對他妹妹這樣!

於是,我們腦中都出現一個問題:既然跟的是女鬼,那他為何會跟IP搞在一起?當晚,我們推敲出的兩個可能性分別是:

1. 因為IP是個男人婆,所以女生愛上男生是正常的
2. 因為他們兩都是一起下水,所以可能IP身上也跟了個男鬼,所以他們兩個鬼正在鬼打架!

到了昨晚,又推敲出第三種可能性!哪個女鬼非常聰明,懂得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先把我這元配活活氣走以後,再藉故跟IP分手,這樣我老公就完全屬於她了~~~~~

天ㄚ!誰可以教教我,我該怎麼跟這麼厭惡我的女鬼溝通?

創作者介紹

我在,故我思!我思,故我寫!

妖精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