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向他家人宣稱3.17他們潛水社團在龍洞有聚會,所以同意他家人會搭16:50的高鐵從台北出發回鳳山去「拜拜」。
這裡記述了我如何防堵他們兩有機會獨處的經過。

他完全沒告知我所有他們社團的活動,既然他不說,難道我不能去問?反正我認識他團長夫人N,就在3/16下午,不動聲色地問N:3/17真的有社團年會嗎?N確認的確有。所以我更進一步地要求要跟N直接通話,不想留MSN紀錄,N不疑有它,馬上給了電話號碼,我便馬上打去。

簡單地向N說明,我需要她私底下幫忙,便將他與IP之間的曖昧描述給N聽。N當下也是大吃一驚,直說完全看不出來,只覺得兩人私交甚篤。既然我都已經有證據,且明白表示現階段我的行動是要全力挽回老公,所以她便配合演出。先幫我跟他老公(團長)問清楚,原來3/17的活動,一開始團長發的通知就是鼓勵大家攜伴參加,預計9:00要到開會地點,所以估計我們應該是6:00am從新竹出發。同時,我們倆說好我跟上去的理由時因為N的邀約,加上女兒長不大,N說要教我些秘方,還跟團長講好我會去,好以此要脅老公。我打定主意,這趟活動,我非跟不可。才不讓他們那對王八與綠豆可以獨處。要是王八確定要跟綠豆同行,衝著我是身分證上的人,我老公的旁邊座位才不讓綠豆有機會坐,一定是把她趕到第三排座位去!

3/16下午他本來發e-mail告知要我去接妹妹,否則他會忙很晚,會讓妹妹又在保母家逾時。當下我馬上回信說:再重要也不會比女兒重要吧,請你務必去接。晚上八點半,我跟哥哥兩人都用過晚餐且洗好澡了。接到保母電話告知妹妹病況變嚴重了。所以打去問他,得到的答案竟然是他不打算去接。當下只好帶著哥哥用最快速度衝到保母家接妹妹,再更火速地趕9:30衝往小兒科,要先幫他們兩看病。雖然兩個都是急性支氣管炎,但是醫生說海邊還是可以去玩。當下吃了定心丸,吃了秤砣鐵了心,兒女兩咳得再辛苦,我們也非跟不可。

晚上通電話告知我們要同行時,雖然他在電話中抵死反對,可是他一點正當理由也沒有。我也跟兒子說了:爸爸要去找壞阿姨,壞阿姨不想照顧你們倆,也不想讓你們倆有爸爸疼,所以你一定要幫媽媽的忙,一同想辦法把88拉回來。十點半又再call他,問他12點前能否到家,他馬上回答沒問題。所以哄完兒子睡覺後,我便開始抱著女兒坐在客廳等門。果不其然,他又食言了。過了12點也無消無息,只好又來執行索命連環call了。他在12:25終於踏入家門,為了我堅持要跟,用的理由又正當到他無法拒絕,所以他怒氣沖沖地同意會帶我們出門,並且拎著我包好的行李先下樓整理車子。當他踏出家門去搭電梯下樓時,我竟忍不住想歡呼的衝動。在死皮賴臉地堅持當跟屁蟲時,他開機並且更改了他的Yahoo Mail的密碼、也將MSN紀錄保留的勾勾取消掉。隨他去,反正我保全的證據已經夠讓他們這對賤人身敗名裂了。而我,確定了他的出發時間為清晨7點,便設定好鬧鐘在5:30,在1:30終於上床睡覺。

我昨晚特地不吃安眠藥,好讓我能在5:30鬧鐘準時響起時,立即清醒。然後起床打扮好自己,穿上美美的紅色毛衣,再將兩個孩子都換好衣服,開始等他一同出門。在路上,我再度昏睡過去補眠。曾問過他,如果今天我們不跟出門,他是否打算搭那女人的車子一同北上龍洞,然後在盡興後,由那女人送他到台北火車站搭高鐵。他不置可否,我也不再追問。其間,他問過好幾次,我這趟上來的目的到底是什麼,我一律裝傻,堅持就是全家很久沒共同出遊了,所以人家邀約,我就答應了。答應的事情一定要做到,加上兒子也很期待,所以非來不可。

到達龍洞後,那女人已經到了。全體總共到6個人(4男2女)來開會,加上不開會的N與她女兒,全體只有那個宣稱跟我老公是好朋友的女人不跟我打招呼,也不來逗逗我家小美女。之後,他們團員進去裡面開會,我帶著孩子跟N與她女兒在外面等候。之間,經過他們會議室三次,確定他們兩之間有保持一定距離。開完會後,兒子直嚷著要到對面龍洞公園去檢貝殼。團長便回答:用餐後再一同前往公園吧。用餐時,我刻意讓兩個孩子坐在他的兩側。孩子用餐時並不是很乖,看的出來他在壓抑怒氣。心中暗想:這種日子我一個人苦撐了快一年了,讓你開始過過看我過的日子吧!所以我什麼也不幫忙,自顧自地吃著自己的食物。其間,兒子實在亂到過分了,所以我把兒子拖出去教訓,對他吼:「你再不乖阿,就是你這麼不乖,爸爸才會跑去找壞阿姨抱抱,才會不想抱抱你!你是一定要這樣壞到爸爸再也不疼你、不疼妹妹、不疼媽媽,整腦袋只有壞阿姨你才甘願嗎?」兒子不乖的行為才略略收歛些。

用餐完畢後,全體到公園散步。他拿出相機,拍沒幾張孩子的照片後,又開始對著那女人拍照了!而我當然立即一個箭步走去,裝作不經意地擋在那女人的前面。散步過後,全體回到停車場,他們社團團員間就在停車場談著未來。我不斷插入去干擾他,拉他出來餵孩子吃藥,或是將女兒塞給他,宣稱女兒吵著要抱抱。後來,當女兒跟在我身邊後,我瞄見那女人竟跟我老公越靠越近,甚至上手臂都黏在一起了,馬上二話不說,抱起女兒就從他們兩中間擠進去!那女人一付我身上有毒一樣,馬上避開!好啊!讓你們倆離的越遠越好。

在離開龍洞前往台北的路上,我宣稱婚姻顧問告訴我,他得了失憶症,所以我該努力喚醒他過往記憶,便不斷"意有所指"地說著過去的美好。他在MSN上說想幫那女人暖手,所以我對著他說:「你還記得我血液循環不好,手腳冰冷又怕冷,以前你都會幫我暖手暖腳暖身子。當我們出去玩吹到冷風時,你還會對我眉心哈氣,免得我偏頭痛發作。」他在MSN上說他實在是太喜歡跟她在一起了,只有跟她在一起,才能發自內心地笑。在公司是皮笑肉不笑,在家裡則是唉...,所以我說:「你還記不記得以前你跟我說過,只有跟我在一起時,你才能發自內心地笑。在公司對你的同事笑,是皮笑肉不笑。」說著這些話時,他的食指用力地握緊方向盤,拼死命地壓抑著怒氣的樣子,盡入我眼底。而我的心情,就像小時候在做理化實驗,對著石灰水哈氣後,看到那些反應時的心情──喔,果然不出我所料!

抵達新店交流道是下午2:30。他本來要自行撘乘捷運前往,我一樣抵死要跟!就看著他火大地U trun後,橫衝直撞地開車發洩怒氣,開到台北車站才3:15。堅持要陪他上車,他氣到渾身發抖!我開始大膽地挑逗他,還明白地告訴他我有生理上的需要,只要一天沒離婚,我就有權利要求他履行同居的義務,而他沒有拒絕的權利!邊說,邊看到他的青筋跳動著,不斷將我用力推開。玩夠了以後再帶著孩子們一同下車去車站,結果沒想到高鐵沒賣月臺票。如要隨同上月台,只能買台北板橋段的車票,並且需要事先知會站務人員。在我跟站務人員交涉的過程中,他惡狠狠地來兇我:「你都已經跟到這裡了,距離發車時間也沒多久了,你還要跟到月台幹麻?剩下的這些時間我還能幹什麼?」我依然保持我那柔柔的語調回答:「給兒子看高鐵車廂ㄚ,你又不是不知道兒子有多愛看火車。」他拿我沒輒,只好開始勸兒子放棄看高鐵。兒子被說服了,我們便在發車前10分鐘,在閘道口目送他下去月台。

創作者介紹

我在,故我思!我思,故我寫!

妖精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