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開始看京都子的『與京都的賣身契』。她是出生自被約會強暴後因受孕而嫁給當初強暴者,父親對母親暴力相向、母親對子女言語暴力的家庭。後來,透過文字的書寫,試圖處理自己深埋心底的家暴傷口。她有篇『傷口不能被遺忘』,其中有段文章是這樣的:

傷口不能被遺忘,但可以癒合,只要我們願意開放地注視著這個傷口。
………
全力遺忘、表象原諒可以像一只神奇無痕繃帶,瞬間湮滅大小不同的刮痕,於今,我看著那個傷口上,所有倾力遺忘的作用力,就像那些強加於傷口上的粗糙繃帶,所有的細絲纖維都變成一把把利刃,再次經緯交錯地鞭笞、挖剮著早已血肉模糊的傷口,終於明白,我所傾注全力逃避的,傷口依舊,更形惡化。
於今,再次注視這個傷口,並非要怨懟或者尋仇報復,而是脈絡分明地看著所有作用力在自我反應與行為上,遺留下的諸多後果,以及思索能否在所有的苦難之中,找到存在的意義。疼痛有時,癒合有時,受難有時,解放有時,世間所有事無非生住異滅,隨時量變與質變的,而唯一能掌握變動方向的無非是自己,我柔軟地看著自己的傷口,是願意承認所有曾經的苦難發生過,而自己也在其中經歷一切,但是就在注視的當口,我也願意開始承擔起自己快樂的責任,這是在所有非人對待裡,別人無法自我們手上剝奪的,或許我們曾自我繳械地放棄過,但是看著自己在苦的牢籠裡打轉,我們難道不會興起一種脫離的生存本能。

藏傳佛教裡一再強調眾生皆有離苦得樂的潛質與權利,然而我們如何能在一個膠著的狀態去理解自我身在苦境,甚至產生位能去求變呢?佛陀有言四聖諦:苦、集、滅、道,全然明白苦的實相、生成原因、止息苦痛的方法與苦去除後的法喜清涼,就能將我們自無間地獄之中拔脫出來,只是四聖諦從何而來?或許從簡單、誠實地注視自己的傷口那一刻開始,我們就已經上路了!

當初在談離婚的時候,前夫不要兩個孩子的監護權,理由是:他照顧不來。前夫是獨子,當年結婚時,他媽媽催生催得可急了!因此,我以為,至少他媽媽會跳出來逼他跟我搶我兒子的監護權。實際上是,他姊姊代表他爸媽對我嗆聲:「你們倆要離婚,就自己去吵,別來煩到我爸媽!他們兩年紀大了,經不得你們吵。離了婚,孩子監護權拿去後,記得姓要改一改,改成你們林家。贍養費呢,多少人一個月三萬塊要養活一家四口都沒問題了,更何況你自己有月薪四萬以上不是嗎?養妳跟妳兩個孩子,已經綽綽有餘了。別再來跟我弟拿錢了!」而我娘家,一直極力主張要我放棄監護權,留給他們家自己負責。

不否認,當下那麼毅然決然地將監護權拿下來,並且給予前夫充分的探視權,是出於一種作母親的心痛:『瘌痢頭還是自己的兒子好!』──我這兩個寶貝,明明就是這麼聰明伶俐又長相端正,怎麼他們倆的爸爸、爺爺奶奶、外公外婆,通通在忙著要把他們兩推出去?沒關係,我生的自己來寶貝!
那樣的痛,我以為,在我日夜照顧著他們兩的生活起居、在我為他們兩寫著每天的快樂生活記錄、在前夫三天兩頭就申請要來照顧他們、在我娘家的父母弟妹們笑瞇瞇地迎接他們偶而的造訪,應該是消除了吧?至少,應該是漸漸遺忘了吧?

算是回應某人給的建言:
『抹去那些不愉快的回憶
就當一切都沒發生吧』
簡單地來說:「閱讀歷史,不是浪費時間。面對歷史的傷口,處理好過去,才能迎向未來!所有的今天,都是由昨天堆砌而成。所有的明天,都來自於過完的今天。」
看著孩子們一天天地成長,許多成長的喜悅與驚訝,我都是第一個感受到的。孩子的爸爸,還得透過我寫的BLOG來「分享」孩子們成長的喜悅。我以為談判離婚監護權時,看著眾人互推監護權時所受的傷害,已經過去了。然而,發生過的事情,不去面對它、處理它,一廂情願地以為時間會解決一切。其實,那個傷痛,只是被表面的笑容所埋藏,埋在心底深處,等著引爆它的契機。

面對傷口,處理它!

選擇遺忘;或是旁觀者口中的「放下」;甚或者是以過來人自居的「原諒」,其實,都不是真正可以讓我打從心底快樂起來的方法。

當初發現前夫對我說謊深受打擊時,我主動去尋求心理諮商師及心理醫師的協助。也許跟大學時代社團交好的學長姐係隸屬心理系有關,對於『原生家庭』對人的思想、行為與個性的影響相關的論述,竟奇異地有著研讀的興致。跟心理諮商師的對談,以及多方涉獵相關心理社會書籍。前夫的『原生家庭』父母相處方式與幼時成長經驗,與我的『原生家庭』父母相處方式與幼時成長經驗彼此之間的比較,讓我得以冷靜且中立地決定監護權在誰身上,可以提供孩子們較好的成長環境。也讓我更能夠誠實地承認自己的弱點、知道如何努力面對傷痛、與傷痛和平共處。而不是假裝它不存在、強迫自己當聖人,用著「原諒他就是原諒自己」的迷思自我麻醉。

他錯了就是錯了、與他聯手的她也錯了。我又不是聖人、也不是凌駕於他們之上的偉人。我只是個跟他們一樣平凡的凡人,沒有原諒他們的資格,只有努力過好自己的每一個今天的資格。

創作者介紹

我在,故我思!我思,故我寫!

妖精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小玥
  • 小朋友的事,目前處理ok了嗎?

    有時候自私的人無情,但有時候理性的人也是無情
    我覺得當女人的家人來講,無非都希望女人能放下小孩,因為總希望女人以後,來再有一段感情、一段婚姻、一個肩膀(雖然很多男人沒有)
    我自已的父母,一開始也是希望我把小孩留給對方,原因就像上面寫的

    而男方的父母講法是說,他們覺得以小孩成長所需,其實還是應該要給女人會是比較好的;但,男人自始自終,也沒想要過小孩,甚至也是同於他的父母,就是小孩跟我住,但要共同監控

    我不願去想,但還是會想。男方到底是不是真的還愛著小孩呢?或者,他們最愛的就只是自私男呢?不論結果如何,那又如何?
    生活最重要,過日子最重要。原不原諒又怎樣?放不放下又怎樣?我只想,時間久了,一切也淡了,怎麼讓自己跟小孩過的好最重要了

    加油喔!

    對了,我有一個想法,你也別太在意。

    我覺得,是因為你太常讓前夫進到你們的生活中,所以小孩才會放不下他的爸爸。
    我兒子是外勞幫忙帶大的。所以他對他的保姆也有非常深厚的感情。
    但,現在久了,兒子也只是偶爾想念他的保姆
    而,兒子一開始跟我自己的媽媽並不算親近,但這一年來,現在我覺得我兒子非常的黏我媽了。
    所以,我覺得,幫小孩準備一個新的環境,遠離舊的環境,成效會比較大
  • 決定留在新竹照舊由我自己照顧了。

    至於孩子如何有個新的環境,如何遠離舊的環境,或許,真該考慮去換個大陸的工作,攜家帶眷去大陸,讓他想看都看不到。(說說罷了!)

    關於你的想法,其實,這也是我從離婚以來一直在努力的方向。讓孩子也能享有父愛,不等於他父親是屬於我們日常生活的一部份。
    從剛開始的隨便他來,到規定只能周三周末來,卻又經常讓他其他日子也跑來。漸漸地,前夫離我們的生活越來越遠了。這陣子,他三番兩次釋出善意,想增加探視次數,都被我reject。還事先預告,等兒子開始上小學後,會連週三探視日都會取消,他會離我們的日常生活越來越遠。

    只是,說來容易做來.....還是很多枝微細節小地方,總是在想著如何兩害相權取其輕。

    女兒這陣子在保母家,每天都會問保母:「今天是星期幾?」
    昨天,站在保母家門外,聽到他們之間的對話:
    女兒:「今天是星期三!爸爸會來接我!」
    保母:「可是是媽媽在門口耶!你記錯了吧?」
    女兒:「媽媽說過,爸爸星期三會來的!」

    真的很難不因女兒當看到我時失望的表情,感到對前夫自私的痛。

    趕緊開口對女兒說,妳沒記錯,爸爸在車上等妳了。
    親親女兒才又靦腆地笑了起來。

    妖精媽咪 於 2008/06/05 14:40 回覆

  • 小玥
  • 妳覺得,妳有機會到台北找工作嗎?
    至少這樣,有機會離自己的家人近一點

    雖然自己這樣問你,但我也沒有回家去找工作
    每每我媽問我,我都說薪資差太多了
    而且,家附近的工作並不好找

    好想有機會,可以認識妳喔
  • 我也是耶!
    不過,我的理由不是薪資差太多,而是開銷增加會大於增加的薪資!
    在台北租房子含水電瓦斯,加上接送孩子的交通油錢,再扣除孩子兩的學雜費跟生活雜支,拜託,我們母子三人只剩喝得起西北風的負債了!更重要的主因是,孩子跟我都不想離開現在這個早已習慣多年的生活圈。

    你的最後一句話,也是我的心聲!被你搶先講去囉!

    妖精媽咪 於 2008/06/09 17:58 回覆

  • 雲淡
  • 我想,有很多事情,
    要遺忘並不簡單,更不用提要放手以及原諒了!!

    但很希望妳能夠趕緊的找到讓自己快樂的方法唷!!
  • 有有有!
    其實,人都有心情低落高低起伏的。
    這個BLOG,算是我的出氣筒吧?
    透過在這個BLOG裡的文字抒發,讓我的怨氣有個出口。日常生活裡的我,可是每天笑口常開,喜怒天天形於色的開心果呢!

    妖精媽咪 於 2008/06/19 21:42 回覆

  • 雲淡
  • 恩...
    至少有個地方可以讓自己發洩~
    這樣至少可以有個地方可以跟自己說說話,
    記錄著很多事情,認識很多人~~

    平常總是笑口常開,是個開心果啊?
    真羨慕呢~~
  • 因為我個性如此,總是喜怒哀樂馬上形於色。內斂?跟我完全無關的字眼。
    所以,為了讓自己別那麼"衝動",諮商師才會建議我拼命花力氣寫BLOG,讓自己的思緒有被強制沉澱的機會。

    你羨慕的是我週遭的同事吧?天天都會聽到我說笑話!

    妖精媽咪 於 2008/06/20 09:10 回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