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我是從前夫與對方的MSN對話紀錄,發現前夫變心,所以決定離婚,並用該MSN對話紀錄提起訴訟的。

離婚後,我完全不探詢前夫與對方之間的相處。他們還有沒有聯絡?他們兩是否同居?通通不過問!

端午節那天,我心血來潮,突然想煮頓飯。下午四點多買好食材帶回家以後,讓前夫帶兩個孩子去交大運動消耗體力。從清洗食材、切好備用,然後下鍋炒菜、同步放入烤箱烤其他材料,到了晚上六點半,六道菜上桌,廚房也收拾乾淨!從簡單的起算六道:兒子跟我愛吃的綠蘆筍沙拉、女兒愛吃的烤香腸(還幫他準備了大蒜配)、兒子跟我都愛的烤醃筊白筍、我愛吃的豬肉絲炒高麗菜嬰、兒子女兒都愛的絲瓜蛤蠣,以及他愛吃我們其他三人都不碰的辣小魚乾燜苦瓜!

然而,平常他們到交大運動,了不起頂多一個多小時就會結束。這回,兩個小時了,完全沒回家。打手機去前夫那,也一直沒接手機。當下,我驚恐萬分。腦袋裡只有一個念頭:他拐走我兩個寶貝不還我了!整個人從頭頂發麻到腳底,完全無法有別的想法,直到他回call,告訴我他們上車準備回來了,我才發現,我是那麼地防備著他!

當晚,看著滿桌子的菜,女兒跟兒子吃得超開心!忍不住感慨起來,女兒滿三歲了,這是她出生以來吃到的第一頓媽媽辦的桌!聽說在保母家吃飯都拖拖拉拉的女兒,一口接一口地跟哥哥搶著吃蛤蠣;平常在外面用餐時老是分心忙著講話的兒子,邊喊著:「好好吃!這是我吃過最好吃的XX」邊吃了整整兩大碗白飯還外帶兩大碗絲瓜蛤蠣湯。吃得多到平常用餐老吼兒子多吃點的他,都忍不住頻頻詢問:「你真的吃得下?別硬塞喔!」
這兩個寶貝,遇上三年難得一見的『媽媽的菜』,全都成了不挑食(苦瓜那道不吃不算! )認真吃飯的乖孩子。

用餐完畢後,讓他帶兩個孩子出去剪頭髮,我獨自在家收拾碗盤。雖說我下廚的大原則就是少鹽少油,碗盤鍋鏟都不難洗,可是,從清洗食材到清洗碗盤,從頭包到尾,完全沒讓他幫忙,這可是生平第一回!我是相當自豪於自己如此獨立,開心地說了句:「這可是第一回,從頭到尾都是我一個人處理,沒讓你有機會幫忙。」兒子卻接話說:「因為你們兩離婚了啊!所以他不喜歡你,你不喜歡他。因此,他才不會幫忙你,你也不要幫忙他不是嗎?」

隔天,又發生看眼科的事件,我也只能一直對著自己說:該讓他更加遠離我的生活,這樣我和孩子們才能有真正的平靜跟未來!

昨晚,依舊是周末執行探視權的日子。他週五晚上就過來,還先聲明週六中午有事。他出門後,兩個孩子去社區球球池玩,我在家裡忙著收拾兒子凌亂的書櫃。兩個孩子玩累以後,先簡單梳洗一下以後,帶兩個孩子出門去愛買採買日用品。路上,他打來說他的事情處理完了,要到愛買跟我們會合。買了一大堆日用品跟食材返抵家門後,女兒睡著了、兒子想玩水,他則鑽進書房裡看電腦。我依舊面對這堆食材,在廚房與餐廳間忙進忙出。直到菜飯全上桌,他把孩子們拎上桌一同吃晚餐。吃完以後,他宣稱要出去剪一下頭髮,還交代我把碗盤留給他處理。

家裡有幾片跟公司借來的卡通DVD,想放來給兩個孩子看,好讓我可以專心收拾碗盤,卻沒想到家裡兩台DVD都無法讀取。只好改用他那台桌上型電腦,放DVD給孩子們看。走到電腦前,螢幕上斗大的一個MSN的message:

發話人:Ivory
發話時間:(我們正在吃晚餐的時間)
內容:想你

就這樣,沒了。

看到這則訊息,當下,一股氣直衝腦門!媽的!幹!我都不去抓你們倆,也不在非探視權執行日去騷擾你們兩了,我只要求我就是不要在我房子裡有任何會聯想到賤男女的事物,這樣也不行嗎?我房子裡的電腦,竟出現死女人的訊息,還想你?想給你去死啦!你們倆要是那麼如膠似漆,你要是進我房子還得開機log in MSN讓她連絡,幹麻大內褲不交給想你的她一起洗?幹麻所得稅跟保險等相關問題,不會去煩那個想你的財會經理,還把所有資料連同信用卡卡號都交給我處理?幹麻還要一直煩我?

忍下想直接打message回去給Ivory的衝動,也不關掉那個message,直接把DVD放進player裏,讓孩子們兩去看卡通後,call市內電話找DT,以免自己過度衝動。跟DT聊沒多久,前夫就剪完頭髮進門,開始忙著洗碗盤、吸地板,然後進廁所準備洗澡。於是,接著再call Karen,確定先不動聲色按兵不動,再來想想,我到底要用這message來"趕"前夫徹底離開我的生活,還是要找方法整死Ivory,讓她氣死?~~~本來跟DT談的時候,是想要跟他挑明了說:「人家在想你耶!你要不要現在趕過去治療人家的相思病?」然後,就請他別再出現了,免得人家call來或是send message來找他,干擾到我的生活!

等我們四個人都忙完準備就寢時,電腦還沒關。我問他:「電腦還用不用?」他回我:「不用了,你幫我關吧。」本想就直接幫他關機,連同那則他沒看過的message一起關掉,讓Ivory想到死對方都不知道!剛好他電腦螢幕上此時有個大大的防毒軟體的訊息,我就喊他:「你自己關啦!這麼斗大的Anti Virus的訊息,我哪知要怎麼辦?」,並同時轉身離開。他就走過來,關掉Anti virus的訊息,瞧見了那則「想你」,跟著馬上關機,沒有回任何訊息,且沒有找機會打任何電話出去,就回房間哄小孩睡覺。

更離奇的是,當我也趴在旁邊準備睡覺時,他竟主動幫我推拿酸痛的肩腰!推拿到我睡著!

我現在為什麼有空寫BLOG?因為今天下午我們去內灣玩水時,發生意外,他跟兩個孩子差點被溪水沖走!人是沒沖走(要不然就沒這心情寫BLOG了),兩個孩子也都沒受驚(大概只有我被嚇到!因為我當時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三個人,隨著溪水載浮載沉地,直到不遠處的其他人衝過來攔住他們三人為止!),只有他的近視眼鏡被沖走了。剛剛吃完晚餐以後,他告訴我要出門去配眼鏡,我才發現他的眼鏡不見了。從我家騎機車出去,到最近的眼鏡行,最快也要單程15分鐘。從八點半出門去"配鏡",到現在九點半了。你認為,除了配鏡,他是否還有做其他事情?我沒想法,因為我在忙著打字!

Karen,意外吧?我的按兵不動的功力,出乎你意料之外吧?

PS: 寫完不到兩分鐘,接到他的"求救電話"──那台機車又故障了,所以我得帶著還不睡的女兒出門去"救"他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妖精媽咪 的頭像
妖精媽咪

我在,故我思!我思,故我寫!

妖精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