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大寶哥因為感冒肺炎住院,說好他爸爸輪夜班,工作不請假,我工作請假負責日班。

那天,帶著兒子掛急診,被醫生要求馬上住院時,他爸爸已經趕到醫院,就在旁邊。

其實,我要的真的不多!就是
需要時,肯定有那個肩膀可以讓我靠著休息,我就有更多的動力繼續向前衝。

當我們在急診處等病床時,週遭
有媽媽自己一個人抱著正吊著點滴的孩子在急診等病房的;
有全家大小出動,其他人在顧孩子,媽媽躲在我們後面的椅子上哭紅了眼的;
也有一個人受傷孤零零地躺在病床上吊點滴的。

當下,其實,真的很需要有個肩膀可以讓我靠著頭,有隻手會摸摸我的頭、拍拍我的背,這樣就好!

大寶哥的狀況真的沒什麼大不了,只要讓我深吸一口氣,我可以繼續開心地面對這一切的。
我依舊是那個愛耍寶很能自得其樂的堅強媽咪。

可是,
沒有!

那個十幾年來給我靠的厚實肩膀,
那隻總是摸摸我的頭拍拍我的背,替我打氣的寬厚大手,
明明就在眼前
可是卻不能靠
不會再摸摸我的頭拍拍我的背


比沒有還椎心。


這幾天以來,每天去醫院跟他交班,就是
晚上他來了,我點點頭,背上背包離開,去接小寶妹回家睡覺。
早上我到了,我點點頭,放下背上背包,他就直接不回頭地離開。

日復一日。

沒有打氣、沒有鼓勵、沒有安慰。
甚至,
連交談打招呼都沒有

我快洩氣光了,知道嗎?
我好累、好空虛!

渴望著精神食糧。
渴望著有人可以告訴我。

妳很好。妳是個好媽媽的。
沒事的。一切都在妳的掌握中。
天塌下來,會有人幫妳扛著的。

延伸視聽:品冠的『最好的朋友』

這首歌說的是朋友。可是,我們本來是男女朋友的!這麼多年,我也是當他是知心好友在相處的!
創作者介紹

我在,故我思!我思,故我寫!

妖精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