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年初吧,當時,只是感覺到丈夫似乎變心了,沒任何外遇跡象且完全沒這方面的懷疑時,我曾在我父母前放聲大哭過。

哭著說丈夫是怎麼冷落我。

後來聽說,那時,我爸,就已經私下告訴我媽,我的婚姻,沒救了!

 

每個人的個性、成長背景,決定著他一生的命運。

 

當初在登記離婚的時候,在決定拿下監護權時,我做過最壞的打算是

將來TS老了、落魄了。基於父子之情,孩子們會願意照顧他。那麼,身為母親的我,將會潦下去,陪著孩子們扛起照顧TS的責任。

可是,就這樣了!責任!沒有別的了。

 

所期望最好的結果是

TS將IP娶回家,此後,不管是TS或是他們整個王家,所有的責任,不再與我相關!

我們之間,真的可以橋歸橋路歸路。

 

在我的打算中,沒有"復合"這件事!

更沒有原不原諒這件事。

因為,時光無法倒流!

面對一個讓自己心寒的對象,沒有原不原諒的問題。只有要不要重新檢視對方的問題。

 

曾經,我媽媽看到我照顧兩個孩子到心力交瘁的樣子,要我去"求"TS回來復合。我氣到跳腳!

這次,兒子住院期間,我得喊他回來幫忙輪班顧孩子,無法自己搞定全部。我,生我自己的氣!氣自己竟然"需要"他!

即便Kathy安慰我:「你就當你找了個免費的看護來幫忙嘛!因為沒有人可以輪24小時的班。妳值完日班,總要休息後,隔天才能繼續輪日班嘛!」

我依舊在生著自己的氣。

 

當前幾天,Gloria說,她能理解TS的想法。她是這麼說的:

先說他宣稱不再愛你卻可以依然對你很體貼,獅子座的男生有時相當會保護和照顧他人。

可是要分清楚的是,他現在對你的照顧只不過像在照顧小動物般的心態,是一種習慣,也是一種憐憫,裡頭真的沒有愛的成份。

他在新奇的新女友與習慣的舊家庭中兩面拔河。

他是個相當自私的人,處處站在自我的立場對你提出要求而你是唯一不會拒絕他的人。

 

對!這已經是Kathy與Lynn對我說過N次的話。他就是個自私的男人!沒別的!

 

其實,說穿了,人,都是自私的。

差別只在於程度。

過去,他也自私。只是,他會為了一些其他的原因,讓自己表現出負責任有愛心的樣子。

現在,只不過他赤裸裸地表現著他的自私!

而我,我能怎麼辦?

我這標準的小蟹蟹,用著堅硬的外殼在偽裝柔軟無比的內在,怎麼面對與他之間的難題呢?

當Gloria說著跟Kathy她們一樣的說法:

唉呦!!你是林XX耶!耳跟子軟到跟麻薯一樣!

他是真的很了解你!

不過用這種手段蠻賤的,愛情親情想要一把抓!

這種成府這麼深的人,如果你沒打算跟他復合,應該徹底斷絕與他來往!

他打的算盤應該是留一個窟給自己,如果他玩膩了,想回去,依他的表現,你也絕對會收留他的。

一切回到最初,神不知鬼不覺。

我相信當你問他他是否還愛你時他回答不多了的時候,應該還是有一點點愛的成份。可是幾個架吵下來,他會一直自我解釋成是妳的逼迫讓他往外走,他一點都沒錯,把很多錯事合理化,也把原因歸咎於妳。

離婚沒讓他想清楚家的重要,只是讓他的出軌有個合法的解決辦法。

我當初離婚時,所恐懼的最糟的打算,再度浮出我心底深處,成為我揮之不去的夢靨!

 

當昨晚,Rainbow問我:「你讓我不知道,你到底想要怎樣?」時,我語塞了!

我不知道嗎?不是的!

就是太清楚自己想要什麼,太清楚自己性格上的弱點,所以,這麼簡單的問題,我無法馬上回答。

 

我要什麼?

如果可以,那個王家帶給我的夢靨,我希望,可以這輩子徹底揮開!

可是,同一時間,我又太清楚我心軟的個性。

如果可以,狠得下心,買張車票帶著兩個孩子,將他們送回王家,轉身離開。那麼,這一切夢靨,就可以徹底揮別。

可是,如果做得到,這兩個孩子就不會還在我身邊,我,也就不再是那個善良心軟的我!

於是,我說:

為了避免哪天,孩子真的開口要求我跟TS復合。

我甚至想過,要不要趕緊加入婚友社聯誼會,快點搞個男伴在身邊,讓孩子們跟所有的人,都死了這條心,別再"希望"我跟TS復合了!

免得真的有那麼一天,心軟的我,又會礙於心疼孩子、礙於週遭親友壓力,

真的得勉強自己藏起內心的唾棄,戴上優雅有風度的面具,去跟那個自私鬼朝夕相處。

 

過去的那十幾年,在外強悍精明幹練的我,容易與人起口舌之爭的我,在嫁入王家時,幾乎我所有的同學都在等,等著我跟他媽媽起衝突。

結婚這麼多年,卻連一次口角也沒有。跌破所有的人的眼鏡!

當初嫁進去時,我爸對我說:

「我知道每個人都覺得他媽媽不好相處,怕妳受委屈,不想妳嫁到這樣的家庭。可是,如果妳真愛這個男人,這男人真的值得妳付出一輩子。

那麼,正常情況下,你公婆應該都會比你早往生。對你來說,重要的是要跟你走這輩子路的那個男人。而不是他家人!」

所以,我嫁了。而且,抱著面對所有刁難的心理準備。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反正,你說什麼我通通點頭。一年365天,了不起相處不超過20天。這20天我放空,其他345天,你兒子自然會補償我!

加來減去,還是我賺!

就像「佐賀的阿嬤」一樣,我可以在我的內心裏,用各種阿Q的想法來平衡自己。

遇上了,內心再苦,就是要微笑以對,讓老天爺笑出來!

 

然而,現在,那個男人已經不值得了。

現在,那個自私鬼,傷透了我的心,所以我不要他了!

我再也不要回去那個婚姻的枷鎖!

 

看著孩子們想爸爸的眼神。

一次又一次地,我得硬下心腸來,告訴他們,爸媽離婚了!

一次又一次地,我得硬下心腸來,回答TS,今天不是探視權日,你不能來看我孩子!

一次又一次地,我硬下心腸來,告訴TS,請他將孩子帶開。我不想跟他在外繼續維持和樂家庭的假象!

然後,一次又一次地,挫敗下來!

 

對,我沒用!

遇上牛皮,遇上孩子的眼神,什麼叱剎風雲、什麼精明幹練、什麼囂張跋扈,通通煙消雲散!

 

回給Rainbow,也吼給天聽!

 

老天爺!

那個男人,我不要了!

破鏡難重圓、覆水無法收!

感謝您給了我有這樣機會,離開那個枷鎖。

這輩子,我再也不要套回去了!

請您,請您

給我足夠的智慧與硬心腸,去對那群姓王的,包含我倆的小寶貝,

Say NO!!!

創作者介紹

我在,故我思!我思,故我寫!

妖精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