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新聞見到這段文字:

我有時也會獨自上山,也很快發現在任何再安全的地方不小心摔一跤,都可能讓自己陷在別人想找都找不到的地方。

所以也會揣摩如果陷入這種困境,我會怎麼想。

我會非常想念家人,我會在山上大聲喊我愛他們。

我會希望大家能堅強地原諒我的疏忽。

我希望大家能把有限的生命與相聚無限延長到想像中的一生。

我對山的浪漫想像使我走上這條路,希望大家在怪罪我之餘,也能因為這個浪漫本質而用另一個角度欣賞我的莽撞。

不過,如果怪我可以使大家能消一些氣,我也會很甜蜜的接受。

被罵,此時是甜蜜的。大家要好好過這輩子。

我暫時回不去,如同我不能回到童年。

但我們一定會再相見。

我想知道我走後的地球發生什麼事,也會準備一些我在另一個世界看到的其他地球難以想像的趣事,讓我們下次相會有說不完的話題。

像爬山前的短暫分別,我出門去登一座沒爬過的山了!

(From 克孝 09/1/13,出自山谷登山會yachen昨天下午三時五十四分po文)

如果,我是那個被留下來的人,我真的無法欣賞他的莽撞。

先走的人,是幸福的,

被留下來的人的痛,是至死方休的。

如果你真的愛我,就請你好好地讓自己安全。

安全地浪漫、

安全地回來。

請記得,一旦你回不來,我的心,永遠有那個缺口在!

至死方休!

創作者介紹

我在,故我思!我思,故我寫!

妖精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