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早上,去常去的美容院護髮。

一排三個人的座位,我坐在最內側。護髮前要先洗髮。洗著洗著,最外側的那個座位,坐下了位跟〝她〞長得很像的女子。那在女子間少見的戽斗下巴、那立體宛若原住民的五官、還有那淡黑的膚色。側面,真的好像!

靜靜地,我繼續讓我的美容師洗著髮。不動聲色地,往右瞄了再瞄。如果那是〝她〞,五年了,瘦了好多!下巴都變尖了。頭髮也長了許多,從及肩變成及腰。聽著她的美容師跟她閒聊:「妳妹妹的頭髮髮質……」心想:「啊!〝她〞也是有個妹妹在新竹這裡工作啊!」、「該不會真的是〝她〞吧?」

五年了。這五年多來,我不曾聞問過他與〝她〞的近況。彷彿從簽完字的那一秒鐘起,所有的愛恨情仇、所有他與〝她〞與他們所有有加入混戰的親人,有沒有報應、後續發展等等,突然間,只因為我從X太太變成O小姐,通通都不甘我的事了。我的心,似乎也隨之解放了。

就算當初看到那些令人心碎的綿綿情話,心痛欲狂之際,我都能牢掛平靜的面具與〝她〞對話。五年多後的現在,真的跟〝她〞面對面巧遇,應該也沒甚麼好激動的吧?

如果真的是〝她〞,只是坐在椅子上,面對著鏡子,竟忍不住開始對額頭上那漸漸明顯的抬頭紋(我絕不承認那叫皺紋)感到礙眼。正開始對自己年華老去的臉龐品頭論足之際,又覺得自己很可笑。

不是老覺得自己已經放下、已經走出來了嗎?他與〝她〞,對我來說,早就雲淡風輕不是一回事了,不是嗎?怎麼只是見到疑似〝她〞的女子,就忍不住女子的比較心呢?想想,真的是〝她〞的話,這樣的場景,多少有些八點檔。前妻與前夫的劈腿對象,多年之後狹路相逢。現實生活,總是跟戲劇不一樣。真的相逢了,要怎樣?

都已經是前妻了,還能拿某女子怎樣?某女子又能拿前妻怎樣?不怎麼樣!各自該護髮的、該修髮尾的,各自努力吧!

心心念念著,我手臂比她粗、我好像抬頭紋比她多……

我,還是沒完全放下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妖精媽咪 的頭像
妖精媽咪

我在,故我思!我思,故我寫!

妖精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