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好這三天連假讓他帶孩子們回去。

國慶日近午,開車送他們三人去搭高鐵。在車上,他問孩子們:「知道為什麼媽媽沒跟我們去高雄?」,兒子回答得很快:「因為平常我們讓媽媽太累了,所以要讓媽媽休息一下。」轉頭看他,他輕聲回:「每次都是這樣跟他們說的。」我回頭對孩子們說:「你們平常別讓我那麼累,我就不用老是需要休息一下囉!」臭兒子竟然還很得意地回答:「這很難耶!」送他們離開後,開車回家。一進家門,馬上頭痛冒冷汗並且捧著馬桶狂嘔不已!
~~~唉!這副積勞成疾瞬間爆發的慘樣,再次證明話不能亂講!隨便騙騙小孩,會有報應的!

該從週三那晚說起。我一定是頭殼燒壞了還是神經錯亂了,竟在最後一秒鐘改變心意,除了只能放在幼稚園到六點半的女兒外,竟然還把能擺在安親班到晚上十點的兒子也帶去參加我公司的聚餐了!在那場聚餐中,又很要命地三不五時就靈魂出竅,對於兒子的脫序行為視若無睹,最後,竟然發生我兒子被AVP逗到火大,掌摑我老闆的老闆的老闆一耳光!而素來神經大條的我,也不知是嚇傻了還是真的呆了,只喝令兒子一句,之後既沒向那個至高無上的AVP道歉,也沒當眾狠K兒子一頓。只是吼兒子過來,好言好語地問他動手打人的原因,然後抱著他安慰他受損的自尊心~~~因為AVP伯伯摸他屁屁稱讚這翹屁屁好摸,踩到我兒子的痛處了!

席間,我離開好幾次,帶著孩子兩輪流去上了三次大號五次小號,還打了兩次電話跟他跳腳:「再不下班過來這裡接走兩個小惡魔,你今晚就要見不到你孩子了!」他也看穿我這隻不咬人的惡犬又在張牙舞爪地虛張聲勢,還是一貫地平靜語氣要我再撐一下,他快忙完了。就這樣,聚餐都結束返抵家門臉也丟光了,他還在加班!

周四去上班,發現前一晚的事情竟然已經被傳開,別部門的人還興致勃勃眼睛亮亮地問著:「聽說昨晚你們的聚餐發生『暴力事件』?」中午用餐的時候,一群同事們吱吱喳喳地向我細數著當我兩眼發直地望著兒子時,兒子的種種惡行惡狀。因為,認識我們母子這麼久,同事們無法接受前晚我怎能容忍兒子如此沒家教、沒教養!我驚訝地發現:我應該真的是靈魂出竅了吧?為什麼同事們說的那些事情,明明當下在場盯著兒子看著的我竟然完全沒印象。不過,好心的同事催著我,兒子的教養問題日後再說。當務之急是得先想個辦法,讓好面子的AVP在這場『暴力事件』有台階下。因為我沒當場道歉,也沒當場修理兒子,所以現在再出面道歉也很怪,最好是讓那個比死白目的我懂人情世故萬分的孩子的爸出面道歉.....呃?我同事剛剛提了什麼建議?叫孩子的爸?我前夫嗎?

遠颺的神智還在那而飄啊飄地,為著自己前晚的神智渙散犯下的錯,也為著同事口中那個可能被減少的微乎其微的年終獎金別再少下去了,撥了通手機問問『孩子的爸』是否願意幫我打這樣的道歉電話。很意外地,他竟一口說好!
~~~事隔多日,靜下心來想想,其實也沒啥好意外的。他對於不是家人的人,向來極有『禮貌』。不管是不是他錯,要他說幾百次的對不起都不是問題。這樣說來,他傷我極重卻死也不道歉,就是因為他將我視為『內人』?我該因此感到感激涕零?哈!突然想起前幾天我催著我某廠商幫我找他們公司的key man來讓敝公司PD VP議一顆本來報價US$48,半年前被我猛力議價到US$34都還沒下單就又要再為明年可能會下單的project議成US$30時,該廠商也是哀怨地在MSN上對我哀:「所以我該為了貴副總只是要我去掉個位數而非十位數感到感激涕零?」嘿嘿!我蠻能『苦廠商所苦』耶!

晚上講好,他得趕在晚上九點前打去道歉。當晚上八點多,我已經帶著兩個孩子回到家、收拾完隔天要帶去高雄的衣物放在門口、也幫他熱好前晚聚餐的剩菜剩湯要給他當晚餐,他都還在外面趴趴走買高鐵車票!抵達時已經快要八點半了,還慢條斯理地聽我碎碎唸著整件事的來龍去脈,最後才溫吞地說著什麼妳覺得這時對妳AVP道歉有沒有用之類的『討論』。不否認,我火頭快揚起來了!按怎,您祖媽的年終不是你的年終,所以我急你不急是吧?有沒有時間觀念啊?還虧我讓你正對著微波爐的時鐘吃剩菜,是不會看時間喔?所以,語氣越來越衝。突然,他放下筷子吼著:你這些年來就是這樣,聽不進去別人的建議!你要是已經認定要怎樣做,你就直講!如果你稿子已經擬好了,就拿來,我照著念就是!」雖然有點被嚇到,還是挺起胸頂回去:「對啊!這些年來你就是這樣!明明知道我很急、還是慢條斯理地講,讓我覺得聽起來就是一付事不關己你不急的樣子!很讓人覺得討厭!」哇哇哇!我一講完,本來講話慢吞吞的他,突然像錄音帶快轉一樣,丕哩啪啦地連珠炮不換氣地大聲起來:我不認識你AVP,不知道他是什麼個性,我打電話去他會有什麼反應,怎樣跟他對談他比較能接受。我也不知道你希望我怎樣做。我只知道你被你同事講了幾句,你就急著想找方法修理兒子。這又不是修機器,零件換一換就好了!重點到底是要跟你AVP道歉保住你的年終獎金,還是因為兒子做錯了你沒當場道歉所以現在你要我出面道歉?」
道歉!當務之急是您祖媽的年終獎金!因為據說下個月就要由AVP送資料出去了!至於兒子沒家教這檔子事,電話講完再來從長計議!

電話從頭到尾不到一分鐘就結束了!他自稱是兒子的爸、前晚跟AVP聚餐的我的兒子的爸。虧我一直在猜他打算怎麼對知道我已經離婚的AVP自我介紹。如果他膽敢自我介紹是我老公,我就...
還沒想出要怎麼修理他,電話就講完了!然後,除了很有禮貌地跟他道謝外,好像也沒別的我可以做的事情?至於兒子,早就被深覺年終獎金被兒子玩完了的媽,罵到委屈地睡著了。

晚上十一點多,他們三人行李都收拾好了。在我得意地向他獻寶說我從他手中搶來的小NB裏有朋友提供的「海角七號」、加上預先借來的五本言情小說,這三天我會很充實時,他竟然開始架設投影機,準備從我的NB放電影跟我一起看!啊這是怎樣了?隔天不用早起去搭高鐵了是不是?反正又不是我要趕高鐵,人家要放電影,我又還稱得住,趕緊來看大螢幕囉?沒想到我的NB就是跟他的放映機不搭嘎,他只好拿出他自己手上的「海角七號」全省流通唯一版本立委加持過的SAMPLE片,放在他那台有VCD player的建民NB,讓我目瞪口呆地罵他讓我剛剛甩白痴!電影開始正常放映後,他還裝無辜地回答:「如果不是你的NB放不出來,我也不會被迫拿出我這片來讓你跳腳啊!」

電影看完以後,他去收機器,我只要晃來晃去把自己打點好準備就寢就可以。攤在床上以後,我開始碎碎唸著同事的想法。

同事覺得,兒子的行為失序,變得如此沒家教,是在我們離婚之後才開始的。因為離婚前,爸爸有修理,同事有看過!離了婚以後,或許是虧欠心作祟,不再修理孩子。而且,很明顯的,媽媽個人情緒管理有問題。動不動罵孩子沒兩下,被孩子頂幾句話以後,就會自己笑出來,不具威嚴!這樣一來,孩子生活中,沒了具威嚇力的黑臉判官,就會更加白目天不怕地不怕!他平靜地跟我討論著兒子的種種沒家教行為,分析『暴力事件』是起因於兒子跟我同事主管們都混熟了,他跟我AVP打打鬧鬧慣了,當然不覺得打那一下耳光到底有多錯!同意該管孩子,只是要想一想孩子是什麼個性,我們又是怎樣在過去的六年中,一直用朋友的態度在讓孩子發揮他的天性。兒子像我、女兒像他,所以兒子死白目、女兒三歲不到就懂得見風轉舵看我臉色。每次我急著直跳腳,要兒子少白目點,多學學妹妹,其實,那是在違反他遺傳自我的本性。

國慶日的早上,他轉述:當我說完「問題是我不求上進,加上運好命好,所以死白目到今天都沒出大事!萬一兒子沒我好運好命,又想求上進的話,這樣的死白目非戒掉不行。加上不管怎樣跟長輩平起平坐,對長輩的基本尊重還是要有。」他開始長篇大論地回應怎樣讓兒子在尊重與平起平坐間取得平衡沒兩分鐘,我的鼾聲響起,為他的演講拉上閉幕幕簾。
~~~可以理直氣壯地死白目又懶散的表現最真實的自己,不用戴上任何面具,我還真是好命到令人想唾棄啊!

昨天送完他們搭車後,我掛點了一整天。其間接過我媽媽一通電話,頭痛發冷到連媽媽都不想理。只在電話裡確定我會照顧自己,請媽媽掛上電話讓我可以養神後,就又昏過去,直到晚上他打來讓孩子們「晨昏定省」。在電話裏,他聽出我聲音不對勁。禮貌性地問:「你睡了啊?」我也沙啞地回答:「不!是昏到現在!我今天一到家,就馬上冒冷汗、反胃狂吐還頭痛欲裂!叫他們過來,聽聽看媽媽被他們平常累成什麼樣子!」

下午,在我吞下第二包伏冒熱飲繼續昏睡減肥時,因為兒子吵著要跟媽媽告狀妹妹不乖,再度被吵醒!昏沉沉又快要被四竄的星星劈開的腦袋,還聽得出他鼻音超重的。禮貌性地問:「你鼻子又塞住了嗎?」、「呵呵,你的鼻子也會對高雄的空氣過敏喔?」

然後,30小時之內連吞四包伏冒熱飲,以及要讓伏冒效力發揮更快的四大杯咖啡,終於讓我揮別冷汗、嘔吐、頭痛以及渴望的減肥了!從下午三點多開始,相對生龍活虎地開始熱剩湯、蒸饅頭、洗衣服收衣服晾衣服、換床單枕套、看借來的言情小說、敷臉、看他幫我準備好的我指定的TDK(The Dark Knight)....做著一切我準備30小時前一送走他們就要開始做的事情。說真的,當我在收著他的衣服時,我的心情竟是異常平靜的愉快!

前陣子,某朋友說她跟她老公間是恐怖平衡!因為夫妻倆都"玩"過,所以『相互牽制』,誰也不輸誰也都對不起誰!正為著辦公室裡的權力角鬥形成的恐怖平衡而傷腦筋的我,不禁宛然!怎麼這久違了的『恐怖平衡』,又再度出現在我週遭!也因此,我看得更透了。我想,我對前兩年發生的種種,越來越釋懷了。我跟他之間,因為我沒玩過,所以不平衡!因為不平衡,所以我很清楚地知道,我跟他不會有任何復合的機會!居家的小蟹蟹,絕對不會讓自己的窩築在地雷區,讓生活中充滿那麼多不可接觸的引爆點!更因那不平衡,對於他過去近二十年來曾出現過現在再度重出江湖的種種百般伺候,接受得越來越心安理得!

以往,不管是談戀愛時、或是結婚後,他對我的百般呵護,總是會惹來我媽媽的叨念,要我惜福!要我別接受得那麼心安理得,也要有所回應。現在,明知他不愛我、我不那麼愛他,他只要出現在我家門裏,所有一切家務事瑣事,我可以理所當然地擺爛扔給他,也不會有人叨唸說我不惜福;我可以對他客客氣氣地下order,要他做這做那而不會不好意思;可以氣急敗壞地對他跳腳,事後只需後悔自己失了風度,而不會對他有愧疚感;當初厭煩到在新婚第一個大年初三,在他死黨夫妻來訪時情不自禁地流下淚來的他家,這輩子應該終身都不用踏入了;當初恐懼身為獨(or毒 ^_^)媳的責無旁貸,惡劣的潛意識裡又想詛咒公婆早死又怕他們疾病纏身得撥冗晨昏定省,又厭惡著這樣想的自己的掙扎與矛盾,只要我這輩子別再昏頭嫁人,通通都消失不會再發生。

當我聽著大大的歌聲:「但你若劈腿,就去死一死。」邊折衣服,突然好開心!(別罵我變態!)覺得好感謝這個知我甚詳的前夫!他佔了我有意識有記憶有行為能力以來的大半時光、他伴我至今比我娘還久還了解我!除了小時媽媽幫我換過尿布以來,這輩子我最悽慘、最丟臉的時刻,全是他陪在我身邊幫我處理。蕁麻疹發作腫得跟豬頭一樣得送急診打上兩瓶點滴才能消腫、生產過程的失禁、住院期間的衛生問題、拉完肚子以後阻塞住的馬桶...種種的一切,都是他幫我處理。現在,因為這個男人疑似外遇,讓我得以繼續定期有人可以使喚又可以從獨媳的恐懼裏釋放出來!

很容易滿足的我,只要三不五時能有個幾天,徹底屬於我自己,不用喊小孩、不用戴面具,呆在我自己的窩裡,可以睡到幾點就睡到幾點,可以愛看什麼電影、什麼小說、愛怎麼發呆、愛怎麼作息大亂,一年當中可以出國一趟放風,這樣就會很心滿意足!沒離婚、沒跟他家鬧翻以前,以上這些小小的夢想,大概是我週遭已婚有子的好友們,一輩子無法達成的渴望!而我,正三不無時地享受這樣的愉快!還可以拋前夫棄子出國玩得很心安理得,完全不用怕任何人說我是個不孝媳的閒話!

這樣的閒適,我付出的代價是,這輩子也許再也遇不上所謂「對的人」,也許到死都不再有愛情與甜言蜜語的滋潤。

從國慶日中午關進窩裡,不管是養病還是宅,超過48小時才會踏出那道門。不想換下睡衣放下腦後的鯨魚夾出門去看病,寧可把臉揍成小籠包喝下一包又一包的伏冒爇飲。再怎麼居家,心知肚明,這也宅得太誇張了!可是還是決定閒適地殺完這三天,邊聽中孝介那乾淨嗓音唱著

それぞれにそれぞれの決めた道を歩き
(各自走上各自選擇的道路)
いつの日か微笑んで
また逢えるその時まで
(直到我們微笑再相逢的那一天)

心情就止不住地輕鬆愉快起來!

原來,揮別婚姻枷鎖,不揹負任何愛戀糾葛,單純地享受一個不能愛也不愛了的男人給的片刻自由,竟也可以這麼愉快?

小小地貪心一下!
要是能有個對的男人出現,對我甜言蜜語細心呵護,對我說:「留下來,或者我跟你走!」,讓我的滿腔愛戀有發洩的對象,可以對他說::「留下來,或者我跟你走!」,那就更完美囉!

沒有?
那我現在也很自得其樂呀!

創作者介紹

我在,故我思!我思,故我寫!

妖精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焦糖
  • 有點長我看一半

    我想孩子也要尊重,如果是我們大人也不喜歡被摸屁屁
    所以如果是我兒子我會理解他的反應喔,我頂多告訴他不要用暴力對待別人吧

    這種場合還是不適合帶孩子去的
  • 是阿,所以當下我也沒修理兒子的暴力行為,而是抱著他安慰他被嘲笑後受傷的心靈。
    只是,暴力行為就是錯的,不管起因為何。

    公司聚餐,本來就歡迎帶小孩前往,要不然我們這些單親媽媽就沒法"被迫"參加了。
    當天也不只我一個人帶孩子去,總共來了六個孩子。所以才有比較,同事才會說我兒子是相對最壞的那個孩子。 -_-|||

    妖精媽咪 於 2008/11/03 00:1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