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ami為著多年死黨的表裡不一而痛心、Krean也為著公私蠟燭兩頭燒而心情不好、萱也難過到某天晚上九點多打來哭。突然間,我似乎是眾家姐妹中,過的最愜意的一個!

在安慰著姐妹們的同時,與前夫的拉鋸戰,也正靜靜地拉起了序幕。

萱,是位保險經紀人。她一直無法理解,不管錢有多重要,去搶同事快談成的業績,怎麼會是朋友間做得出來的事情。所以,當她有私交的同事,再三地私下搶她快談成的Case,被她抓到證據後,她難過到不知怎麼面對她同事。該攤牌?該撕破臉?還是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讓對方私下得意於自己的天衣無縫、讓自己嘔到吐血?

Minami的死黨私下對Minami的所作所為不以為然、對Minami的一些邀約其實沒興趣卻又"不好意思"推辭,而勉強自己赴約。多年來的不以為然與勉強,突然一古腦地發作了,讓Minami錯愕到不知怎麼面對後來發作完畢試圖重拾友誼的前死黨。

Karen的老公正值事業起飛的關鍵期,經常得扔下兩個孩子給她當個假性單親媽媽,在世界各地出差。讓職業婦女的她,忙到焦頭爛額,怨氣卻無處可訴!

而我?從孩子們開學以來,前夫幾乎每晚都往這裡鑽!每天下午,用著各式各樣的藉口跟理由,來這裡做家事!第一個星期,因為我也在適應新作息中,需要有人幫忙處理瑣事,所以幾乎全數點頭同意。第一周,感謝他的幫忙,忙中不致亂了手腳!因此,第二週的週一,很誠心地寫了封e-mail謝謝他的幫忙,並且,要求限縮他可以來這裡陪孩子們過夜的時段。從那天起,所謂的探視權可執行時段,兩人間又開始進行拉鋸戰了。

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困擾。這些困擾,要怎麼解決,因著每個人的個性、面對的對象的個性,都有著不同的過程與結果。我承認,我容易心軟、容易對人掏心掏肺、就是對擺爛裝死的人沒輒。當前夫對於我那些「要有已經離了婚的樣子」的相關要求裝死時,我確實沒輒。但,就算沒輒,還是可以試圖讓自己活得愉快自在些。面對自己能力不足或是個性上的缺失,了解它、並且接受它,承認它是我的一部份,也是可以很可愛的一部份。

打個比方來說吧,Karen老是對著我跳腳,罵我死巨蟹!可是,不正是那個讓它跳腳的『死巨蟹』的部份,讓Karen拿我當好朋友?讓當年的前夫對我放不下心,得把自己賠進來照顧我?

這樣一遭走下來,我潛在的莫名其妙的自信心,一直很努力地冒出來。

面對各種質疑的時候,越來越不會有著恐慌與不知所措。

當有人"可憐"或是"同情"我的時候,我不再跟著自怨自艾。我可以一笑置之,或者微笑以對。

當有人說著:「你一個女人家顧兩個小小孩,還要上班,真的好辛苦啊!」我從原來的無奈:「還好啦!習慣了就好。」到現在的坦然:「不會啦!很幸福喔!因為可以看見孩子每天的成長!這是放棄監護權的他,所享受不到的喜悅喔!」

還是回到那句老話。人必先自信自重自愛,而後才有其他幸福愉快可言。

該怎麼做,你最能想為自己喝采?最不覺得委屈又不傷人?

加油吧!每位可愛的女子們。

延伸閱讀:奈奈的Friends

謹致給萱與Minami,這篇文章的結尾:

『當友情已經變質時,不必為了某種程度上的道義死守關係,讓自己在發臭的感情裡窒息,沒有修復,也沒有出路,別讓自己在最後吃了悶虧才覺醒。』


其實,不單單是友誼!愛情與婚姻,也是一樣的狀況!處於已然發臭的感情裡的姐妹們,找個出路讓自己別再窒息下去了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妖精媽咪 的頭像
妖精媽咪

我在,故我思!我思,故我寫!

妖精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